主号银高

我的王(伏见视角)

与一般人不同,我跟随过两位王。
遇见第一位王时,我和美咲关系还很好,那时候我们还能相互理解,在我们的小世界里,我们做着各种我们觉得帅气的事情,可是总有一天会腻的,我们想要力量,想变得强大,去做更多更加帅气的事情,去用自己的双眼见识一下统治这个世界的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那天在街头,我遇见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位王,而美咲遇见了他这一生唯一的王——赤之王,周防尊。
接受赤王的考验以及力量时,我第一次领会了王的强大,和伏见仁希那种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不同,赤王的火仿佛能直接烧到灵魂深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但是因为美咲在我的身边,我还是鼓起勇气和他一起接受了考验。
考验通过了,我和美咲成为了赤之王的族人,成为了吠舞罗的一员。一开始我也为了得到了强大的力量而高兴,并且和美咲联手迅速成为了吠舞罗的重要成员。但是渐渐的,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轨迹。
在长久的相处过程中,我们见识了王这种东西究竟有着怎样令人畏惧的力量。特别是周防尊,他的力量每次爆发时,我都能感到从灵魂深处溢出的恐惧感。但是美咲不同,他却觉得越来越崇拜赤王,他不再把他当做给予我们力量的人,而是把他当做了自己的王,和那些族人一样,一心一意为了自己的王做事。
吠舞罗是一个很和谐的地方,尽管外界都觉得我们不过是一群混混,但是其实这些家伙就像一群孩子一样,或者说,就像传说中的家人一样。美咲和他们走得越来越近,关系好得像兄弟一样,我却从心底感到厌烦,这不是我想要的,美咲开始慢慢走出那个只有我们俩的阴暗狭小的世界,留我一个人不知所措。
我的状态越来越明显,几乎吠舞罗的人都察觉到了我与他们不同,只有我一个人游离在吠舞罗的边缘,包括周防尊,但他从来不会为了这种事烦心。只有美咲,什么都没意识到,他只是以为我身体不舒服才一直不和他们一起,呵呵,多么可笑,曾经最理解我的成为了最不理解我的人。
吠舞罗的人都很讨厌青组的人,那个时候的青组确实做了一些让人看不起的行为,但是在新的青王登上王座之后,一切都有了改变。
在与草薙哥去青组时,我见到了我的第二位王——青之王,宗像礼司。
初见他时的我正被那个不知是什么的幽灵困扰着,他的习惯让人咋舌,这是个很强大且让人畏惧的王,但我并不害怕他,我害怕的王只有当时自己的王,别的王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好怕的。
在青王的提示下,我靠自己的力量打败了我的阴影,在赤王让我选择的时候,我自己都没发现自己靠向了宗像礼司。也许我在潜意识里期待着改变,也许是青王的话让我有了勇气去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让我走出那个只剩下我一个人的小小的世界。
刚来到青组时,许多人在背后说了不少不好听的话,不过都只是表面的讽刺,连让我感到羞愧都不够,也许是因为室长对礼节问题比较讲究,这些人也只是背里说些不痛不痒的话,就连一个私下给我使绊子的人都没有,他们只会规规矩矩地报告给室长,连打小报告都算不上。而加入特战队就更是让我刷新了对青组的认知。以前赤组的人总说青组的人都是无情的兵器,王也从不关心属下,属下也没有把王当王。可是实际上青组的人也是一群笨蛋罢了。
虽然青组是一个不需要相互依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足够了的地方。但我从这群人嘴里听到了同伴一词,他们把我当成同伴,帮我做事,可是这次,我并不觉得厌烦。
室长其实是一个在某种程度上比周防尊更令人恐惧的王,至少那群笨蛋室长厨就很畏惧他,尤其是室长有着一些让人恶寒的的恶趣味,加上副长那令人畏惧的红豆泥,啧,怎么感觉青组是个比吠舞罗更让我烦心的地方啊。
室长很纵容我,几乎到了令人嫉妒的地步,但实际上我知道,他放任我是因为我的一切行为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不如说除了周防尊以外,几乎所以人的行动他都可以预料,并且操纵,以绘制一个他想要的世界。
来到这里之后我也发现室长和周防尊的关系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不好,也许周防尊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了解室长的人吧。
学院岛事件之后,我在胸口的标志消失时才意识到心底的伤,我难以置信周防尊就这样消失了,余下室长独自一人穿越风雪回来时,我感到了庆幸,还好我没有同时失去两个王。
青组的人欢呼雀跃,吠舞罗的人却悲痛欲绝,而两种感情相互混杂的我难以说明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
那之后似乎什么都没改变,室长依旧在整天摸鱼,我的工作依旧繁重,只是吠舞罗解散了,来找茬的赤组,不,原赤组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愚蠢到来暗杀室长。我和美咲的关系有了缓和,但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现在那个小世界里已经没人了,周防尊带美咲走了出去,宗像礼司带着我走了出去。
在闲暇时,看着室长安然的身影,我终于敢在心底悄悄的说:我的王是 。

评论
热度(2)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