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无法并肩的孤独(双王纪念)

无法并肩的孤独

其实说起“周宗”或是“尊礼”,我更喜欢“双王”的说法。正是因为是双王,他们才会相互理解,才会相互吸引,但同时,也因为是双王,他们才会迎来如此残酷的命运。同为王,他们都骄傲自信,都强大无匹,都心胸宽广,也都孤身一人。但是他们两人作为王的信念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

    首先是周防尊,作为赤之王,他成为王的时间比宗像早,而且赤王的力量强大而暴躁,可以想象周防可能成王不久就必须要去学会压抑自己的力量。周防在梦境(幻境?)中看到的是自己的力量毁灭一切的景象,所以周防也是想尽了办法来压抑自己的力量,比如成天睡觉以及只用“哼哼哈哈”来回答别人(汗)。说起来出云麻麻和多多娘都是在周防成王前就在一起(?)了,他们应该都见证了周防成王后的转变,也是他们一直在鼓励陪伴着周防。多多娘对周防说过,他的力量是用来守护而不是破坏的。这是对周防来说很重要的一句话,也为了证明这句话,我想周防才坚持要亲手给多多娘报仇吧。这是他作为王对自己的朋友或者说家人最至高无上的守护。

我不知道周防和室长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在红之记忆里面,周防曾经在安娜他们第一次见到宗像时就叫她不要看,还说腹黑是会传染的(汗)。我想尊哥还不至于只是看到一个人迷糊的身影就知道这人的属性了吧,那么这是表示他以前就认识了宗像吗?官方不给答案,我们也就只能想想了。我想周防和宗像初见时一定打过一架,然后在心底形成了讨厌对方这种初印象,但是其实理解的种子一定在初见时就洒下了。其实在本篇中,我并没有太多感受到周防作为王的孤独,因为吠舞罗是一个很温暖的家,周防也说过,他从没有以王的身份行动过。但是在官方drama相席里面,周防却一个人到外面来喝酒,大概他心中还是有一些出云麻麻和多多娘他们都无法理解的孤独吧,就像宗像说他虽然看起来身边从不缺人,但他果然也是王啊。周防虽然说他讨厌宗像,但我觉得他是很感谢能够遇到宗像的,感谢有个人能理解他心底最深刻的孤独,感谢有个人能在他力量暴走时压制他,感谢有个人能够承担起他的生命。

周防应该早就预见了自己会掉剑的命运,但是在宗像出现之前,我想他应该是要把杀了他这个任务交给出云麻麻的,多多娘没有杀他的力量,其他人根本不可能能对他下手,但其实出云麻麻也很难承担这个责任,他如果杀了周防,吠舞罗其他人会怎么想,即使不会怪他,我想也不能坦率地面对他了吧。而宗像的出现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既有杀周防的能力,更有杀周防的资格,也有承担弑王的后果的担当,更不会引起吠舞罗的内部矛盾。怎么看室长都是最适合的人选,室长和尊哥显然都知道这一点,也达成了某种默契,只是谁也没在意那在心底悄悄产生的一点不舍与遗憾。

下面来看室长。我看了好几个分析贴,加上官方的一些零碎的设定,宗像礼司成为青之王大概是在21岁左右(不对请指正)。大家都知道室长在成王之前的生活是成迷的,只知道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还有一个哥哥。但我觉得室长这种性格和环境肯定是有一定联系的,他不可能成为王马上就性格突变,那只能说他以前肯定就有这种抖S女王性格(啥?)了。看过了青组小说都知道,室长是一个很聪明,或者说很可怕的人。他有着无比敏锐的眼光(虽说是一个近视眼),有着掌控全局的能力,只要他想,基本没有什么可以逃出他的掌控之中。所以青组的小天使们虽然都崇敬着室长,但是他们对室长都是有一点害怕的,看到好多人说猴哥不怕室长,但其实我觉得猴哥虽然经常吐槽室长,看起来也比别人和室长关系好些(你确定?)。但还是有一点害怕室长的。尊哥曾说过他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完全不害怕室长的人之一,我想剩下几个也是同为王的小白啊,黄金他们吧。

我一直觉得室长是这里面最像王的一个人,不像尊哥那样把下属视为家人朋友,他是一个真正的上位者,而且他明确的知道自己的力量应该用来干什么,他是为了守护大义而挥剑的。圣域に乱在るを许さず、尘界に暴在るを许さず。剣をもって剣を制す、我らが大义に昙りなし!这是室长的信仰。当然不是说室长就是一个很冷酷的人,他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还有点天然呆?)。在12集里面,他去救那个被无色附身的艾里克时,我感受到了他对一般人的温柔。在他想尽办法劝说周防时,我也感受到了他对一个友人的温柔。小说里面楠原刚的死让很多人都说室长冷酷无情,但室长对这件事的处理才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他身为王的坚强与无奈。楠原的死我想也是出乎室长意料的,而且事实上他的死是有一点多余的,但是室长给予了他的死以很高的评价,我想在这一点上室长是没有说谎的。漫画说室长本来是想将楠原作为一张鬼牌的,那说明他的存在对于室长来说还是挺重要的,但是他还是死了,为了保护室长而死,为了自己的大义而死,他和室长一样都自始至终也在贯彻着自己的大义。但他死了就是死了,无法挽回,即使是王也一样。其实这件事可能也让室长多少感觉到了一点王的无奈吧。

可以说除了楠原的死,室长一直掌控着自己以及青组人的命运,但是他很快遇到了自己掌控外的东西,吠舞罗,或者直接说是周防尊吧。他和室长奉行的秩序、理智完全不同,粗野,狂暴,无规律。是室长不能掌控的意外。更重要的是,他了解室长,理解室长掩藏在冷静内心深处的孤独。我觉得室长比尊哥孤独得多,至少尊哥身边的人都多少理解他一些,也不是完全把他当成王来看,室长不一样,室长身边的人崇敬他,却不理解他。尊哥理解室长,能平等的对待室长,再加上泡室长技能又点满了(啥?),室长理所当然会被这样一个同为王的人吸引。室长是希望能够拯救周防的,从K一开始,室长所有的行动不仅仅是为了守护大义,找出真相,更是为了阻止周防干傻事,拯救周防。但是室长也明白自己的责任,我相信他是有着随时都能够下决心杀了周防的觉悟的,而虐点在于他迟迟不让自己下这个决心,还是因为那句话:“周防,我想救你。”

但是命运这种东西迟早都会来,室长还是将自己的剑送进了周防的胸膛。第一次看K的时候,我真正喜欢上室长恰恰是因为他杀了周防。即使遗憾,即使无奈,即使痛苦,他还是很好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就像他说的那样,吾等大义毫无阴霾。如果他像前代青王那样犹豫不决,那反而是对周防、对他的大义、对宗像礼司本人的侮辱。我不知道前青王为什么犹豫了,也没有一点黑的意思哈,但我更欣赏室长的做法,在还有希望的时候绝不放弃,想尽办法救周防,但在无可挽回的时候,也能当机立断,做出正确的决定。这是他,身为王,该有的表现。只是,在作为一个人的时候,想必室长心里也是极为遗憾的吧。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分享他的孤独,再也没有人能与他并肩了。

最后是对双王的感想。

等到现在,我再回过头看第三集里面周防说的那句:“太遗憾了,宗像。”和室长的那句:“我也是啊,周防。”才发现这两人早已预见了今日的结局。

无法再在孤独的时候相互慰藉,实在太遗憾;

无法再在酒吧,桑拿房,眼镜店偶遇,实在太遗憾;

无法再用拐弯抹角的语气吵架,实在太遗憾;

无法再尽情发泄自己暴躁的力量,实在太遗憾;

无法再与一个完全不害怕自己的人聊天喝酒,实在太遗憾;

无法用这一生的时间来成为朋友,实在太遗憾;

无法并肩而行,实在太遗憾。

不过还好除了遗憾还有感谢。

感谢你理解了我的孤独;

感谢你平静了我的内心;

感谢你为我的生命增加了变数;

感谢你承担起了我的生命。

感谢我们理解了彼此的孤独。


评论(1)
热度(10)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