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室长2014生贺)室长抢夺计划

**存档


    青组(1)

今天的伏见君有点烦躁,虽然他一直很烦躁,不过今天尤甚,要说为什么,因为一大清早的整个Scepter4就呈现出了一种隐隐的兴奋和焦躁感。

“你们今天都怎么了?”伏见拉住了红色有角三倍速从他身边掠过的橘毛。

“啊,是伏见先生。没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干,才没有什么计划呢。”

“什么计划?”

“都说了没有什么计划了,反正和室长没关系。”

“啧,知道了,跟那个人有关就和我没关系了,别耽搁了今天的工作就行,前几天的网今天差不多可以回收了。”说完伏见•今天的工作也很重属下还在卖蠢•猿比古顶着一张更加不耐烦的脸走远了。

留下一脸庆幸的道明寺•专注卖队友三十年•安迪拍拍胸口:“还好还好,没有泄露消息。不过伏见先生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干嘛吧”。一脸得意的走向了办公室。

“室长,我是伏见。”几声敲门声打破了执务室的宁静。

“请进。”伏见在进来后不意外的看到了自家上司又在玩一幅与昨天不同的拼图。

“关于今天的行动,那几个家伙的位置已经锁定了,监视的人刚刚报告一切正常,包围圈已经全部布置好了,随时可以收拢,对方好像还没发现。等了半个月了,今天可以行动了吧?”

“嗯,这次的敌人格外地谨慎,连续犯了这么多事却让我们用了这么久的时间才敢确定动手,真是一群危险的家伙。”虽然宗像这么说,但他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困扰的表情,只怕天塌下来这个人也能做到面无表情吧,伏见有些恶意的想。

“伏见君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吗?”

“没有,”伏见愣了一下,咂了一下舌,“不,有一件事。今天特务队的那些家伙好像有些反常。”

“哦呀,伏见君专门跟我说的话,那是和我有关系吗?”

“大概吧,我也不清楚,反正不会对您有什么影响,到时候就会知道了。”

“确实呢,好吧,就先这样吧,待会儿就行动麻烦伏见君出去集合人手,我随后就出来布置作战计划。”宗像露出了一个和他平时不太一样的有些凌厉的微笑。

伏见再有胆子也咂不出舌了。“是。”他正了正身形,敬礼离开了执务室。

青组(2)

     刚刚十月,东京还不是很冷,再加上即将要进行一次大行动,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和留守屯所的人都有些隐隐的兴奋和紧张,就连伏见也难得的有了一点兴奋感,毕竟这次的行动也是他加入Scepter4之后经历的最大规模的一次行动了。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次的犯人们不是普通的蠢货,而是有计划有组织的一群心狠手辣的连续超能力杀人犯。他们利用能力对青组管辖下的一些安分守己的超能力者下手,唆使他们加入,不同意的人全部被残忍地杀害了。只有几个能力非常强的逃出了生天,为他们提供了宝贵的情报,据说还有精神力控制者,这种可以预见的有血有肉的打斗才能让人兴奋啊,伏见一边忍不住挠了挠胸前吠舞罗的印记,一边有些嘲讽似地笑了笑。

“室长来了。”随着不知谁的提醒,大家都站直了身体,看见他们的王从门内走了出来,立在台阶上,身后跟着淡岛副长。宗像示意了淡岛一下,淡岛点点头,向前一步停在微后于宗像的地方并向左一步。

“这次行动,我们Scepter4以大义的名义抓捕连续杀人案件嫌疑集团‘ZG’以维护市民的安全。下面布置具体的行动计划”。

高效而有序的Scepter4作战计划的布置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随后大家按小队上车,在宗像和特务队众人的车开出大门后,所有车辆有序地驶离了青组的屯所。

宗像所在的车上。

宗像坐在主位,依然闲适地在拼一幅小型的拼图,仿佛他只是去旅游一般。可下面几个人就不平静了。

聊天室。

Andy:现在再看看资料,这次的敌人果然很不简单呢,虽然不该这么说,但是单就拖延时间来说会是很好的对手呢。

384:对啊,这次一定不会像去年一样了,完成之后的庆祝会,这样来伪装生日会室长一定会答应的吧。

Aki:话说去年难道不是因为没人通知室长吗?

Andy:那是因为室长那天从中午人就不见了,明明一直都在执务室的,谁知中午突然就不见了【沮丧】。

+:这次的事件估计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呢,完了之后也会进行总结吧,安迪,不,还是日高吧,这次可要好好盯紧室长了,别再被不知道什么的东西抢走了。

384:Yes,my lord.

Andy and +:你是谁?

吠舞罗

     今天的草薙出云难得没有呆在酒吧里擦拭他心爱的吧台和酒杯。要说为什么,今天吠舞罗的小公主——安娜突然说想要游乐场去玩。原本这样的任务一直是交给他们那总是睡不醒的无所事事的王来做的,可是早上突然有一群家伙在吠舞罗的地盘上闹事,好像还有些厉害的样子,于是周防尊就带着八田和一群手下去那边了,带安娜去游玩的任务就交给了草薙。嘛,估计那群打扰了我家大将睡觉的家伙会死得很惨吧。出云难得有些恶意的这么想,因为麻麻看到安娜正兴奋地玩着杀人游戏的背影再一次了解到带孩子真是个不容易的事情。

     在安娜游戏打完,并成功地拿回一个抱枕回到出云身边,才发现出云并没有看着她。

“怎么了出云?”她拉了拉出云衣服的下摆。

“不,没什么,接下来去哪儿?”出云收回目光。

“那个。”安娜指向另一头的过山车。

看着那上上下下的轨道形状以及在上面尖叫的人,出云表示他已经老了而且有点胃疼。

“但愿别遇到更加让人胃疼的事就好了。”想到刚才呼啸而过的一队青组的车子,出云叹口气,不要是附近有什么人不长眼就好了。

 ——————————坐摩天轮的分界线——————————————

捂着肚子在栏杆上恶心了一阵,出云麻麻表示他再也不想出来带孩子了。

“怎么了安娜?”摩天轮下面不知何时聚集起来一大群人,安娜拉着出云使劲往里面钻。

“尊?小八田?你们怎么在这儿?”安娜凭着身材优势挤进人群中,出云也被她拉着挤进来,这才发现被围观的原来是周防尊一行人。不对,是两拨人,在周防尊他们的对面,有一个人抓着另一个人,手上指甲大概有10cm长,弯曲成爪,正抵着另一个人的脖子。

“草薙哥,你来的正好,这些家伙打了我们的人不但不赔罪,还说要和我们谈判,总是说一些有用没用的话,最后我们抓到了另外几个人,就剩下这个白痴了。”八田看到出云和安娜也来了,兴奋地挥舞了几下球棒。

“你才是白痴呢,你们全家都是白痴。”长指甲的人有些激动地大吼。他想自己也真是蛮拼的了,带着一群人来吠舞罗的地盘上找事也不过是想要和吠舞罗的高层接触,希望说服他们帮助自己组织从背后袭击青组,结果这群家伙完全不听他们说话,上来就开始揍人,那个赤王更是一直一幅“好烦啊快点两下把人揍了回家睡觉好了”的表情,一点交涉的机会都不给他们,不过刚刚来的这个好像比较冷静?看起来还有一线希望。

“喂,你是吠舞罗的NO.2吧?我们并不是想和你们结仇,我们谈谈条件如何?”

“条件?现在的你怎么也不可能溜掉了哦。就如你所知,我们吠舞罗可是一个混混集团,市民的安全什么的可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你还是乖乖投降比较好哦。”

“我知道你们吠舞罗是干什么的。我们只是想稍微借助一些你们的力量罢了。你们和青组那群家伙也有仇吧,我们打算今天去暗算那群家伙,只是希望吠舞罗能够帮我们堵住那些漏网之鱼罢了。当然也不是没好处的,青王我们肯定动不了,不过抓住下面的几个高层我们还是有些信心的。青组的NO.3,叫什么来着,啊,伏见圆屁股?是你们吠舞罗的叛徒对吧?我们可以交给你们处理哦,怎么样,考虑考虑?”

“混蛋,”八田的身上燃起愤怒的红色火焰,“猴子是不是叛徒轮不到你们来说,这是我们吠舞罗的事情。”

“冷静点,小八田。”出云拍拍八田的肩膀,“其实虽然我们说自己是混混集团,但如果可以我们并不想与Scepter4发生冲突呢。伏见的事也不是贵组想象的黑道伦理大片,恕我们不能帮忙呢。”话虽这么说,不过出云想起早上驶过的青组的车子,只怕青组这会儿已经将他们的老窝都端了吧,这家伙还不知道吧,这样想想真是有些可怜,为了不引起骚动还是放了他吧。

“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我们是去攻击青组的,在讨厌青组这一方面我们和吠舞罗是一致的,不如今天你们放了我,以后如果还有行动,我们也可以再商量。”

“放了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

“不行。”大家以为一直处于神游状态的周防尊却在这时候说了话。

“但是,尊……”

“给我抓住他,要活的。”既然王发话了,那么不管是什么命令臣属们也会尽最大努力去做。在草薙的布置下,一会儿他们就成功的抓住了那个家伙,释放了人质。

吠舞罗的人将这人按照周防尊的吩咐敲晕了绑起来,运回了酒吧,暂时放在仓库里。

“尊,你抓他干嘛,和对方谈判吗?”可是他家大将可不像是会干这种事情的人啊。

“有人……反正我晚上有用就是了。”周防尊扔掉草莓牛奶的包装盒,上楼去睡觉了。

“晚上……有用?”出云麻麻惊悚地盯着大儿子的背影,怀疑在不知道的时候大儿子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真是一个不尽职的麻麻”出云留着面条泪目送大儿子的背影时自责地想到。

青组(3)

     下午5:30,

    “第一小队的留下清理现场,第二小队的将犯人带上后面的车,第三小队负责警戒,严防有人逃脱。”伏见一如既往地用不耐烦的脸和冷淡的语调布置着最后的收尾工作。

    “是!”

     回到宗像所在的车子,伏见将收尾工作报告给宗像。

     “辛苦了伏见君。好吧,通知大家回程吧。”

“是。”

聊天室。

Andy:太好了,现在回去开聚会正合适︿( ̄) ̄)︿

384:对啊,室长也一直都在,终于不会被抢走了,室长他。

Aki:可不要大意,会场布置好了吗?蛋糕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吗?

Andy:放心我拜托了副长了。

MAMO:副长也参与了啊。

Andy:(⊙o⊙)…伏见先生?

MAMO:放心我没兴趣连这种事都向那个人报告。嘛,虽然我觉得这么说了会是FLAG,不过,但愿你们能成功吧。

关上终端机,伏见咂舌,“王厨什么的还真是恐怖的存在啊,话说让副长负责蛋糕真的没问题?啧,反正和我没关系”。

回到青组屯所,宗像又回到了执务室,相信淡岛君和伏见君会将后续的事情做好的。不过,想起早上伏见的报告,今天这些家伙好像一直盯着我,宗像大致猜到了属下们都在想些什么。虽然王是不会轻易为下面的人的感情而有所改变,不过,自己的臣属想要为自己庆祝生日也不会让人讨厌就是了。

“好吧,就去看看我可爱的属下们的成果好了。”

宗像走向了他们内部用来开聚会的房间,不过似乎越靠近越感到有什么有危险的东西在其中。

打开门,映入宗像眼中的景象让这个一向冷静的王也几乎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今天还是拒绝他们的好意算了。”宗像有些头疼得想。

“HEAVEN”酒吧

晚上8:00.

周防尊推开酒吧的门,不意外地感觉到了另外一人的存在。

周围的人看见他扛着一个晕倒的人进来,有些害怕,都自动远离了他。

周防成功地坐到了宗像身边,将人扔在他脚下。“生日礼物”,周防有些戏谑地说。

“这样的生日礼物就算我不喜欢也不得不道一声谢呢。没想到阁下这样的野蛮人也会送生日礼物呢,我还以为阁下这种人从来不会记得别人的生日呢。非常感谢。”

“哼。”周防尊想要不是去年听出云说青组的家伙到处在找人结果晚上在这儿遇到你我才不想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Turkey Double.”这话是对着好不容易插进来的服务员说的。

“怎么今天又没和属下在一起吗?这样做只会越来越没有人心的哦,嘛,反正你这家伙的人望就很低了也没关系吧。”

“呵,我可不想被晚上离开自己酒吧跑到别的酒吧来喝酒的人这么说。至于属下们的好意,我本是很乐意接受的,但是如果是你看到一个两米高三米宽的红豆泥蛋糕想必也只能拒绝属下们的好意了。”

“啊?哦。”周防想宗像也不容易啊,今晚还是少讽刺几句好了。

虽然两人都觉得和自己喝酒的人有些讨厌,但总的来说这也算是一次愉快的会面。

晚上11:00,

两人都有了些许醉意,于是在互相嘲讽了对方的酒量之后也不得不离开了酒吧,准备回到各自的领地。

“嘛,看在你今天可能一次都没有听过的份上,我就姑且同情一下好了。生日快乐。”周防在宗像要转身前挠了挠头有些烦躁得说。

“呵,既然难得野蛮人也如此懂礼貌,”宗像将犯人扛在肩上,转过身去,“那我也再说一下好了,非常感谢。”

“呵”。

两人都转过身去。

“这家伙还真是讨厌呢”。同时一边露出微笑一边这样想着。

 



评论
热度(23)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