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宗像礼司的幸福理论

**存档用

“室长,我是伏见”。从现场回来之后,伏见和特务队的人加班整理出了这次事件的报告以及新的赤之王初步的相关数据,直到现在凌晨2点左右了,才来将报告交给青王。

“请进”。青王并没有坐在办公桌前,而是正坐在办公室的茶室,刚刚放下手里的茶碗。

三把手先生压下想要吐槽的欲望,决定赶快报告完好了事。

“关于这次事件的结果……”

报告一直持续到3点左右,期间宗像也不断插话问一些细节上的问题,伏见毫无起伏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里,办公室里充满了夜晚的清冷。

事件报告完毕,下面该汇报关于新的赤之王的相关数据了。

伏见愣了一小会,想起了在现场看到的安娜,那是属于王的姿态,巨大的赤色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天空,象征着从今以后她不再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而是一个该承担起责任的王。

明明就还只是个孩子,伏见在心里默默地咂舌。

“怎么了?”自己的三把手已经沉默了好一会,宗像不禁出声打断。

“没。关于新任赤之王的数据报告,目前能力稳定,威丝曼偏差值保持在非常理想的状态。但是下午展现力量时也有少许波动,力量并未达到全盛,但是正在稳步增长中。”安娜刚刚成王,有关的数据并不是很多,但是这些许的数据却感觉指向了一个无尽的深渊,仿佛在一开始就已经指向了命运的尽头。

“恩”,宗像捧起茶碗喝了一口,稍微思索了一下,“伏见君,虽然现在看起来虽然还很早,但是从上次的经验看来,这种事还是早做准备比较好呢。”

“能拜托伏见君一件事吗?”宗像转过头,脸上带着一如既往丝毫不能让人联想到温柔的看似温柔的笑容。

伏见想起一年多以前,也是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在得知十束多多良的死讯之后,这个人带着同样的笑容,向他说出了同样的话,宛如命运的轮回一般。

“能拜托伏见君从现在开始严密监控赤之王——栉名安娜的威丝曼偏差值吗?如果有异常的波动请立刻告诉我。”

“是。”又是这么麻烦的事情,这完全不是拜托的语气而是命令吧。虽然想狠狠地吐槽,但伏见压下了所有的话,大概两人都想起来上一次宗像这么说了之后那几天内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空气逐渐变得凝重而沉默,却没有人打算先开口。

“室长……”伏见还是没有忍住,“怎么看?”

“什么?栉名小姐成为赤之王这件事情吗?”

伏见没有回答,于是宗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抛去栉名小姐的资历不谈,对于已经解散了的吠舞罗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吧。一直没有目标的前方,现在出现了能够带领他们继续走下去的人,我也认为这是一件不错的事。再说栉名小姐本身,毕竟也是曾经差一点成为青之王的人,资质想必早已被石板承认,成为王是我预想之中的事情。不如说如果以那个野蛮人的思想,如果要他传位的话,想必选择也会是栉名小姐吧。只是……”宗像稍微停顿了一下。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并不足以承担为王的责任,您是担心这个吗?”伏见接下宗像的话说了下去。

“呵。不,本来赤之王对那群热血笨蛋来说更像是象征一样的存在吧,只要存在,就足以引领族人,这样的王当起来果然很轻松吧。”

伏见在心里默默地说:您只是在嫉妒这种特质吧。

“那么,您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了吗?”

“不,其实我本人更加中意草薙先生,这样理智的人成为赤之王,我们也能够减少更多的工作量了吧。嘛,不过,现阶段看来,这样还是十分有好处的,至少那些家伙应该暂时不会再来给我们添麻烦了吧。”宗像看起来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能让青之王都觉得松了一口气,可见青之氏族在这一年中被怎样的骚扰了。

伏见想起这一年多那些笨蛋的所作所为,也觉得这样的选择至少目前来说实在是很好。

在这一年多里,吠舞罗解散后,原来的中下层成员们基本三天一次,就会来找他们的茬,在屯所的门上和墙上写上一些不堪入目的话,在他们执行任务时各种扰乱,甚至在青组成员落单时挑衅围攻。

也是,那次事件的完结,只有宗像一个人穿越大雪走出了学院岛,谁都知道是他杀死了周防尊,对于那些热血笨蛋来说,宗像和他的氏族就只有杀死了自己崇敬的王这样一种含义了,尤其是针对伏见的更多,半年前基本他每天都能遇到几个来挑衅辱骂的原赤组成员。

伏见想起了今天安娜对宗像说的话,连安娜都无法对宗像感到感谢,更何况下面的人,对于宗像自认为大义的行为,在他们心中,就只会带来恨意而已。

大概唯一会感谢宗像的人,只有那已经逝去的前赤之王——周防尊了吧。

伏见看着宗像从没改变过的,带着笑意却又让人无端生出寒意的面容,默默地可怜了一下自己的王。

“说起来,伏见君怎样呢?有感觉到体内的赤色力量有变化吗?”宗像打破沉默,转过头看着伏见。

“没有。”安娜出现时,看美咲的表现也知道他们的力量肯定因为王的回归而增强了,但是他体内的力量却还是一如往常的沉寂着,自从周防尊死后,他的赤色力量便不再如以前一般时时涌动,令人焦躁,像是某种祭奠一样慢慢沉入了身体深处。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久未和美咲见面的原因。

“还是请小心呢,毕竟栉名小姐刚刚成王,会发生什么变化还是不知道。”

“是,知道了。”伏见有些焦躁,现在已经将近凌晨4点了,他还是没有问出今晚他真正想问的话。

“我虽然不认为伏见君一直在这里是因为觉得和我聊天很开心,但是如果有什么问题还是早点说出来比较好。”

这个人果然早就看出来了。

“您……”伏见很烦躁,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开口。

“伏见君还记得我那天说过什么吗?即使心生踌躇,也不会影响决断。现在也一样,我一直走在我的路上,从来没有偏离过,所以也不存在什么值得后悔的事情。”

“伏见君会想这样的问题我虽然很高兴但是并不希望你为此感到困扰呢,我虽然坚信自己的道路,但并不是自大的人,也想过自己的所有可能存在的结局,不论最终我会迎来哪一条结局,我自己都是无憾的。”

“即使是失去了一些东西作为代价吗?”

“呵,这世上没有什么免费的东西,想要达到理想的彼端,自然要做好失去的准备,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这些东西的意义以及如何背负这些东西继续走下去。”

所以,在这一路走来,他宗像礼司作为王,作为人所失去的东西,不论是亲情、友情还是别的,当初楠原君的死也好,周防的死也好,都是他不期望出现的,但是这些事情所带来的结局都让他更加接近了自己的理想,他对此怀有谢意。

伏见想起今天看到的青之王那完美无瑕的剑上出现的小小裂痕,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即使要承担这样的代价吗?”

“我说过了吧,我自己所有可能的结局我都设想过了,这些代价自然也包括其中。”

也许他并不能到达自己理想的彼岸,也许半途中他也会像前青王一样遗憾止步,但他的脚始终踏在正确的路上,他的双眼依然注视着那个方向,他的大义想必也会有人来接着他的路走下去,这条路走起来并不简单,需要承担许多东西,但如果这些都是为他指明方向的东西,他会怀着感谢与敬意背负。

“只是……”宗像停顿了一下,还是将这句在黄金之王面前都不曾承认过的话说了出来。

“失去了一个朋友,有些许的遗憾吧。”

伏见有些惊讶,他虽然看出来了宗像心底的这些微的感情,却没想到他会亲口说出来。果然是今天见到的那达摩克利斯之剑都挑起了所有人关于那位在一年前逝去的王的一些记忆吧。伏见看着即使说出了这样的话,眼神也依然清澈坚毅的宗像礼司,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答案。说起宗像的结局,如果他最后迎来了遗憾的结局,他们也会跟着他一同成为这条路上的基石吧,这样想想自己还真是不划算。

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才继续跟随这个已经满身flag,几乎都可以预见结局的人了啊。

不过即使到了那一天,自己以及青组的这些家伙,都还是会走在他的身后吧。

注视着王寂寞但却坚毅的背影,与王一同承担责任,与王停留在同样的路上,真是一种无聊的选择,但在他们心中,并不存在第二种选择。

“那在活着的时候请您好好珍惜吧,毕竟我可不想死的太早。晚安,室长。”凌晨4点左右了,这个人却坚持和他们一起加班,但却一直坐在这里面摸鱼喝茶,真是一点都让人感动不起来。

伏见退出办公室,抬头看见璀璨的星空,夏季的天空并不能那么容易一眼就看到天狼的星光,但是却不会改变它身为夜空中最亮的恒星这一事实。伏见耸耸肩,走向宿舍。

整个屯所沐浴在星光中,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静。


评论
热度(5)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