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青组招新宣传事件(温馨向短篇)

**尊礼,依旧短篇
**其实是逗比向
**私心想看尊哥吃醋的脑洞

“早上好,尊哥。”周防刚刚从床上把自己揭下来,一下楼就听到八田充满元气的声音。
“哦,早上好。”
“什么早上好,都已经下午2点了,一般人午觉都结束了。”草薙听两人毫无自觉的对话,忍不住扶了扶额。
“真是的,都不知道帮我的忙,早起的一大早就跑了,睡觉的怎么都醒不了。我一起来就要开店收拾,还要管你们的饭……”
八田一看草薙擅自开启了麻麻模式,与周防尊对视一眼,果断拿起滑板,准备开溜了。
“等等小八田,今天的兼职给你找了哦,地址写在纸上,记得去啊。”
“哦,放心吧草薙哥。”八田拿着纸和镰本一起出门了。
留下草薙和周防大眼瞪小眼。
“我说大将,偶尔也为我们的生计贡献一点力量如何?今天上午刚刚接到了scepter4的罚单,上次你打架波及了一个无辜商人的工厂,他告我们要我们赔偿,虽然那位大人和他谈判过后免去了那些不合理的赔款,但是修理费怎么也得赔啊,这笔钱拿出去了我们这个月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你洗黑钱不是挺赚钱的吗?”
“那也是看运气的,这又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总不能公然打广告说我们专注洗黑钱30年吧!一个月生意总有好有坏啊!而且你看看这个金额,我要洗多少次才能赚回来啊!”
“哦。”
“哦什么啊,好歹也想想办法啊!”
……………………………………………………
“哦。”
草薙君表示今天的自己也很心塞呢。

晚上9:00
“欢迎光临,两位女士要点什么?”
“和以前一样。”
刚刚进来的两位女性是草薙这里的熟客,几乎每晚都会到这里来,聊聊八卦,疏解一下工作之后疲劳的心灵。
“那个宣传片你看了吗?”
“看了看了,超帅的啊,从来没想到公务员能这么帅。要不是只招男性我都想去了。”
“哈哈,那是不行了,没看到招聘要求里面要有剑术基础吗?啊,说实话,那样耍剑的公务员真是太帅了!”
“诶?”听到对话的草薙回过头来,毕竟耍剑的公务员他只知道一个组织而已。
“两位女士,那是一个什么宣传片呢?”
“草薙君不知道吗?现在网上好火的,就是……啊,对了,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的招新宣传片。那个室长真是超~帅气的,手下也都不差。好像是因为缺人手所以第一次进行公开招聘,这几天就在进行面试了。话说那个工资待遇真是不能想象啊,现在公务员都这么富裕啊。”
招新宣传啊……草薙想了想,所以才总是没空吧,难怪大将这几天心情不好呢。
“那么两位女士,能告诉我那个视频的网址吗?”

——————————————————————————
“原因大概就是因为这个了。所以说了是有原因的,快把你那一股怨气收起来。”
晚上吠舞罗打烊后,草薙、周防、八田、镰本几人呆在酒吧里一起观赏了这个招新宣传视频。【视频内容请脑补《群青》那个MAD】
“哼。”周防点起烟,心里虽还是有些不满,却也觉得可以接受。明天晚上,不,下午去找他吧。
“猴子那混蛋,装腔作势,哪里帅了,尊哥才是最帅的好吧。”
“哇,这个人气,尊哥,草薙哥,快看这个网站。”
在niconico上【因为是日本所以是N站】也有他们刚刚看的视频,而且已经被放到首页,进去一看,跟刚才的感受完全不同。
看着视频里全程满屏幕的“室长好帅!”“室长我爱你!”“室长求跪舔,求鞭挞!”“室长我要给你生猴子!”以及被淹没其中的“伏见君好帅”“伏见君我要给你生猴子!”众人看向周防和八田,只觉鬼气环绕。
周防站起来就想往外走。
“尊,现在去也太晚了,那位大人都下班了。”
“我知道他家在哪。”
“我知道你知道,可是你去干嘛?打一架?人家为了招新拍个宣传片很正常,你怒气冲冲地过去,又不会好好说话,除了头被撞到墙上我想不到第二种结局哦。”
“那怎么办?”周防倒是想起来他们俩好多次吵架都是因为双方交流不善,虽然平时也没有好好相处过,但如果真正吵架了会很麻烦,宗像会不理他的。
“总之你先冷静一下你的大脑,把里面的醋都给我放出去,明天再去找那位大人。啊,对了,要是拿这件事当做理由,能不能让那位大人帮我们付钱呢?管他的,尊,就决定是你了,告诉宗像你生气了吃醋了,就算ooc了你也要努力说服那位替我们交了赔款。”
“出云,宗像要是知道了只会更生气的。”
“管他。只要钱赔了就好,之后怎么哄那位大人是你的事,你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
“哈,知道了。”

第二天中午左右,周防一起床就往scepter4走去,饭也没吃。
走到门口才发现已经不能像以前一样轰一个洞告诉宗像他来了了。
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有许多青组的人在维持秩序,看来都是来报名的人。
如果轰了这些家伙……宗像可能就不止是生气那么简单了。
叹一口气,周防抓过一个青组的人。
“你们室长呢?”
“报名请排队,找室长也不会走后门……赤,赤之王!”
“问你你们室长呢?”
想起昨天下午收队时伏见先生的命令,这个队员只能压下不甘的心情:“室长在道场,进行最后一关剑术的考核。”

第一次乖乖地走进宗像的屯所,周防在吓到了好几个青组队员时,终于来到道场附近。
这里的人就不是很多了,但也不算少。淡岛和伏见两人都在对应聘者进行考核,宗像正坐在后面喝茶。
“喂喂,选部下还是认真点比较好吧。”
突然进入的赤之王显然吓了里面大部分人一大跳。
“呵,我可是按照严格的选拔程序进行的,可不像您。”宗像示意淡岛和伏见继续考核。
周防过来也在榻榻米上坐下,宗像倒了一杯茶给他。
“阁下来这儿是为了什么事?”
“终端给我。”
“请回答我的问题,没礼貌的野蛮人。”宗像从怀中掏出终端给他。
周防按照草薙教他的打开niconico的网站,找到了那个招新视频。
“这个,解释一下。”
“就是招新视频而已。而且您以为我们人手不够是谁的错,如果您和您的手下能够收敛一些,我们也不会招新了。”
“那这些家伙是怎么回事?”周防指着屏幕上满满的“室长我爱你”。
“哦呀,我也没想到反响如此热烈呢,这说明日本民众很懂得欣赏,和您的品味可不同。”
“呵,明明和我一样的欣赏水平。”
“砰!”榻榻米传来的碎裂声让道场里的人停下动作。
不明真相的观众看着青王将传说中强大且暴力的赤王的头拍进了榻榻米里,不禁庆幸自己真是选对了,青王果然强大。
伏见和淡岛表示快被闪瞎了,不好好工作就请换个地方秀恩爱。
周防若无其事地抬起头,脸上还挂着玩味的笑容。
“宗像我饿了。”
“草薙先生不在吗?还是您才过了这么一会儿就消化了?果然野兽和人是不同的呢。”
“我一起来就过来了。”草薙说要先博取同情。
宗像愣了一下,“那就请您自己去找吃的。对您这种野兽来说,找食物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已经找到了。”周防抓住宗像的袖子,像草薙教他的那样闪着眼睛看着他。
宗像感觉自己的眼镜又要裂了。
“请阁下好好保持人设,作者君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
“管她啊。宗像,中午了,去吃饭。”
“哈,真是不能沟通的野蛮人。”宗像看了看假装没看这边的众人和明显很累了的淡岛和伏见。
“也好,今天上午就到这里吧。秋山君,给排着队的人发号码牌,下午2点继续考核,淡岛君和伏见君手上这个人完了也请去休息吧。大家辛苦了。”
“是!辛苦了!”
看着青王赤王并排走出道场,伏见与淡岛对视一眼,狠狠地打趴下了正在进行考核的人,然后扬长而去。

小酒馆的包间里。
“那么,现在也吃饱了,您可以说明来意了吗?”
两人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几个清空了的盘子和两个空酒瓶,宗像并没有和周防拼酒,毕竟下午他还有工作。
“嗯……不爽。”
“有什么不爽?”
“那些家伙。”周防看着正坐在一旁的宗像,身姿挺拔,容姿端丽,纤细的腰身隐藏着强韧的力量,这个人……
“真没想到您会为这种事生气,那些人我不认识,他们也不认识我,当然如果因此能招来真正有用的人才我会很高兴,不过真是不理解您生气的原因。”
“你是我的。”
“哦呀。真是愚蠢的话呢,可不像您说的。是草薙先生教的?”
“就说肯定瞒不了你。啊。”
“目的?”
“上次的赔款。”
“哼,不愧是草薙先生,想让我为您的怒气买单吗?真是愚蠢的做法,您生不生气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生气力量会暴走,最后还不是你来收拾。”
“阁下有这种自觉就好。不过,要我替您付钱也不是不可以。”宗像眯着眼笑了起来。
看到这种笑,周防就觉得头疼,上一次宗像这么笑,他就戴着那个可笑的胡子眼镜绕着整个镇目街走了一圈。
“哈,你又想干什么?”

下午3:00,吠舞罗。
“我回来了。”周防一进酒吧就将自己扔在了沙发上。
“欢迎回来。尊,怎样了?”在吧台整理酒瓶的出云转过身来。
“砰。”出云心爱的酒杯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他已经顾不上了。
“你……是谁?”
“别逗,出云。”
“尊?”
“啊,难道还可能是别人吗?”
“你的本体去哪儿了?”
“就在你眼前,那不过是两根头发,不是本体。”
“啊!尊哥你怎么了?是谁这么残忍?”
刚刚进来的八田看见周防之后发出了悲鸣。
看着正在为自己默哀的众人,周防摸了摸额头,不就少了两根头发吗?有这么严重吗?
周防想起他剪掉那两根头发之后宗像忍不住笑出声的表情,心情愉悦得连他扑过去在他脸颊亲了两口都没砸他的脑袋,还爽快地给他开了支票。
那两根须……不,是头发,对这群家伙到底象征着什么啊?
“那么,尊,任务完成了吗?”
默哀完毕的出云想起了自己交给他的任务。
“啊。”周防把揉成一团的纸交给出云。
出云看着支票上的数字沉默了。“尊,你的须……头发什么时候能再长出来?啊不,干脆把你卖给青王大人吧,随便他剪哪里,这样我们就再也不会被叫做赤字组了。”
周防表示自己胃疼。

scepter4屯所,道场。
“好像室长好开心呢。”道明寺小声对一边的日高说。
“啊,这几天就算是找到了几个好苗子也没见室长这么开心,果然是因为……”
“对啊,是因为赤王吧,因为赤王吃醋了所以很开心吧,室长……”
看着上司一脸灿烂的表情,伏见很心塞,淡岛副长表示:果然自家王才是攻!
而愉悦的室长也没忘了正事。
“伏见君,将那个招新视频从网上都撤销了吧,以后不要再让他们放到公开的网络上去了。”
虽然周防的主要目的是要钱可是他是不是真的不爽宗像还是知道的。
另一边,周防满意地发现那个niconico上那个视频已经被删了。
真是圆满的结局呢,可喜可贺。
END

**写完了感觉微妙地跑题了?因为原本没打算玩尊哥的须须的,可是一写到还是忍不住【都是须须的错】
**我喜欢这种感觉的尊礼:对一切了如指掌但是对尊哥没办法的室长,对室长的做法很无奈却又不会拒绝他的尊哥。可是自己总是觉得写不好,求投喂啊!

评论(3)
热度(27)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