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走下王座的王(二)

**尊礼
**因为临近考试周课很少于是任性地日更
**过渡章,可能有些无聊?

周防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宗像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想了很久。

宗像没想过这个人还会回来,他不会抱着无谓的希望看待未来,他总是在得到足够的情报之后才会进行详尽的推理,而现在,那个人又回来了,就如同两年前一样,再次打乱了他对未来的计划。

宗像了解自己的责任,他的前路从来没有过阴霾,本来觉得自己多半会作为祭品停在到达理想的半路上,但是……现在,是不是可以不再一个人走那条孤独的大义之路了?

但是现在的赤之王是栉名安娜,周防尊已经是一个普通人了,他应该去享受现在平静的人生,不必再和石板扯上关系。就像草薙曾经说过的,现在的周防尊完全可以去找个大草原做一头自由自在的狮子。

别的责任,由他来承担。

只可惜,现实总不会如此简单。
————————————————————————
“室长!不好了,传来消息,前赤王遭遇袭击,受到重伤进了医院!”

刚刚下了决定的宗像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
周防醒过来时已经是凌晨了,他想回忆一下发生了什么,大脑却一阵阵疼痛。

啊,对了,他在从宗像那儿回来之后在一个小巷遭遇了一群人围攻。凭着过硬的体术和战斗技巧,周防成功撂倒了大部分人,可惜这之中还有两个异能者,失去了能力的周防尊终于逐渐败下阵来,好像最后自己听见他们一边骂一边砸上了自己的脑袋。

啊啊,自己现在已经失去了强大的赤王力量了。

作为普通人的我,还能与你并肩吗?

“只是以前被周防教训过的小混混而已,已经全部抓到了,但是背后有没有人还不知道。”
“那就好,安娜担心死了。”
“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不过还是明天再来看吧,今天也比较晚了呢。”
周防听见门外传来宗像和出云的声音。

“宗像。”听见两人似乎打算走了,周防开口叫了一声。

门外的出云叹了一口气,独自离开了。

“阁下的恢复能力倒是一如既往地好呢,这么快就醒了?”

周防看着进来的宗像,脸因为夜晚的冷风似乎有些发红,肩上留着夜晚水汽凝成的水珠。

“怎么了?还头痛吗?”宗像俯身凑近周防。

“不,没事了。”

“那就好,”宗像抬起头然后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没事了就请快点休息吧,自己的性命是很珍贵的,至少这样的认知还是有的吧。”

有些人,只要在那里就足够让人感到高兴了。

周防看着坐在一边沉默不已的宗像,觉得心中无比安静。

只有眼前这个人,不论他是王还是一个普通人,都没有放弃过拯救他。

周防不知道现在该怎样定义他们的关系,在都为王的时候,他们有自己的责任,尽管彼此相互吸引着,却只能止步于朋友。在王座上的他们无法靠近,只能在闲暇时彼此慰藉一下孤独的心。

但是现在,已经走下王座的他,是不是可以什么都不考虑地靠近那个人?

“宗像……”

“阁下想到过这种情况吗?”宗像打断了了周防的话,“您现在已经是普通人了,但是以前的吠舞罗结的仇可不比我们少,您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再插手这些事了。”

“你说话还是那么让人讨厌。”所以说以前绝对不是他自己故意忽视他的心情,宗像说话从来没有直接过,不管是什么心情都用很尖锐的话掩盖。

直到他自己死前听到了这个人最直率的心事,才觉得这个人还是就说些难听的话好了,有些话如果说出来了他就狠不了心了。

“既然如此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周防,远离这个世界吧,做一个普通人,最好离开这里。如果舍不得您那些氏族的话,您可以随时来看他们。退出这个王的世界,去做狮子也好老虎也罢,或者娶妻生子,安静地完结这一生吧。”

“这不可能宗像,不管有什么报复都是我自己的,不用你承担。”

“那些家伙本就该是我来管的,您什么都不必担心。”

“我担心你。”周防抬起头直视宗像的眼睛,“我担心你,宗像。”

“不可理喻的野蛮人。”宗像礼司站起来,用一如既往的眼神看他一眼,转身走出房门。

周防尊在床上无奈地笑了,他知道宗像是为他好,从以前就这样,宗像提出的都是对他最有利的选择,可是他好像从来没有听过他的话。

周防躺下来,漫无边际的想,这下又惹他生气了,自己要怎样才能正确地传达现在的心情呢。自己在死前看到的那样的表情已经再也不想看到了。他会不会还在生自己的气呢?

“尊,你说了什么青王那种表情?”刚刚离开的出云又返回了病房。

“没什么,他让我离开。”
“要我直说的话,尊,这是个很好的建议。”
“我知道,可是既然我回来了就不想再遗憾一次,出云,我不想看他一个人。”

周防已经没有了力量,现在只是一个武力值较高的普通人而已,而宗像还是一个王,还有责任要承担,他们的身份力量都不再对等。
“哈,尊,你的意思是你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和青王在一起?”
“ …… ”。
“唉,真是的,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让人省心呢。不过呢,既然这次的性命是捡来的,那就做想做的事情去吧,再也没有什么会束缚你了。”
“啊,”周防顿了一下,“谢了,出云。”
“不要说这种矫情的话了。啊,可是对方对你的印象可是很不好哦,你还有的是罪受。”
“是啊。”想起自己想要攻略的是怎样一座堡垒,周防不禁感到头更疼了。


TBC

**于是这篇文的主要矛盾出来了,就是一个尊哥想追室长但室长不让他追的故事【什么鬼】追到了就是he,否则就是be。我果然写不了这种文艺风了,于是下一节可能回归逗比风,反正这就是一个尊哥复活回来追妻的故事,主要矛盾是两人身份力量不对等了。【我会尽快完结这个的。】
**求支持求评价【打滚】

评论(7)
热度(13)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