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走下王座的王(三)

**尊礼
**黑王私设有
**我要完结了它

虽然下定决心要和宗像一起迎接以后的生活,但是现实并不像周防想象的那样简单。

就在周防还在向出云咨询攻略技巧的时候,青组却出了大事。

“宗像不见了?”周防尊从吠舞罗酒吧沙发上一下坐起来。刚刚分开不过两周,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而且据淡岛说,宗像在三天前告诉他们他要出去解决一件事情,然后就至今没有回来。以前也有过宗像避开他们独自出去办事的情况,但从没有消失三天而且完全和他们没有联系,整个东京已经快被scepter4翻过来了,今天在征得白银之王的同意之后,整个东京戒严,青组出动了大半的人出去找人,听说道明寺已经急哭了。

周防却觉得心中一阵阵疼痛,宗像是管理异能者的,经常遇到未知的危险,虽然宗像足够强大,但也可能出现现在这种无法与他们联系的情况。那个人承担着所有,还总是在他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在他面前。不过,这么想,宗像果然是喜欢着自己的吧。

“出云,我们也去找人。”
————————————————————————
宗像却没想到外面的人已经翻了天,他正在和一个人下棋。

“中国的围棋果然很有趣吧?青王殿下。”

“啊,我也这么认为。从棋局观人生,棋路有着无限可能,如此有挑战性的东西真是能激起人的兴趣呢。黑王阁下。”

“听说青王殿下非常擅长棋类活动,不管什么棋子到了您的手上都会按照您的想法走下去。而如果其中有不听话的棋子……就毫不犹豫地舍弃掉。”黑王用黑子堵住了一大片白子的路,但从宗像的表情来看,这早在他的预料之中,那片被舍弃的白子换来的是宗像注定胜利的结局。

“3:0,阁下已经输了。”
“果然敌不过如此冷静智慧的青王殿下。好吧,您想要的东西我会给您。不过在此之前,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请问。”
“如果是人,不管是谁您都可以如此毫不犹豫地舍弃吗?”
“当然不是,我是王,不是神。王不会舍弃,只会守护。只是有时候需要付出代价罢了。”
“对爱人也是吗?您想用这样东西消除周防尊的记忆,让他完全成为一个普通人,现在的周防尊已经不再被您需要了吗?”
“什么爱人,这种说法真是令人恶心。我只是为了实现那个人自己的愿望做一个普通人而已。而且,我当然不会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他的未来由他自己决定,这样的尊重是理所当然的。”
“是吗?那么,这是您要的东西。”
黑王递给宗像一个瓶子,里面装着黑色的液体。
“不胜感激。”
宗像转过身准备走出黑王的领地。
“愿您的真正愿望可以实现。”黑王目送这位骄傲的王挺拔的背影。
————————————————————————
宗像到达scepter4屯所时有些意外,这时候本应该有队员在训练的,可是现在只有几个人在这里守门。当然宗像不知道,他在黑王领地呆的三个小时在现实中已经过去了三天。

宗像正准备询问,那几个队员看到他却立刻欢呼起来,还一副喜极若泣的表情。

不过在淡岛和伏见接到通知回来之后,宗像就明白了这个状况。
“没想到被摆了一道呢。”宗像想起离开时黑王狡黠的笑。
“让大家担心了抱歉了,道明寺君请把眼泪和鼻涕都擦了吧,我没事。”
“啧,以后请不要做这么任性的事情。还有,周防尊在找您。”
“哦呀,正好呢,我也有事情要得找他。”
——————————————————————————
周防看着站在曾经黄金之王的居所,整个东京最高的地方的顶上的宗像,感到一颗心终于放下来。

不过这家伙明知道他没有能力了,还用王之力造出了这么长的一段阶梯让他爬,看着站在空中自己制造的青色平台的人,周防笑着踏上了第一层阶梯。

啊,好像那次事件之前也是这样,宗像站在那里等他,他一步步向他走去,明明越来越靠近,可是最终却越行越远。

那个时候的他们背负着各自的责任,彼此都清楚即将到来的结局是什么。

但是周防觉得自己的心情还是没变过,看到那个人一直在前方等着他,他为此感到无比喜悦。

不过这个梯子也太长了啊,要什么时候才能爬完啊。

半个小时后。

好不容易爬到了宗像的身边的周防示意宗像先别说话,先让他喘口气。

“哼,看到您这个样子真是可笑呢,果然完全变成普通人了吗?”
“哼。我现在照样可以和你打架。”
“这个命题的真假暂时就不在这里和您探讨了。我找您是有正事的。”宗像将手中的瓶子递给他。
“这个瓶子里的东西能让您远离这个王的世界,遗忘有关异能者和王的事情,作为一个普通人过完这一生。请您自己选择吧。”
“宗像……”
“我可不是没想过直接给您喝了,不过您现在是一个普通公民,我如果做了就是侵犯人权了,而且……”宗像将头撇向一边,“即使建议了,您也从来没有听过我的话,与其被您日后知道真相迁怒还不如一开始让您自己来选择。”
周防觉得心中一片温暖,这个人真是……
周防接过瓶子,将它从这高空中扔了下去。
“真是野蛮人,砸到人怎么办?”虽然这么说,但是宗像完全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明明早就知道我会怎么选择不是吗?”就和两年前一样。但是即使知道他会选择什么,这个人还是会为他找到所有可能的路。
周防尊将宗像礼司拥进怀里的时候想,这一次一定是他输了。
————————————————————————
“啊,尊哥把室长抱住了。”
“什么?我来看。”淡岛说完夺下了伏见手里的望远镜。
下面站着的一圈人相视一笑,这两个令人头疼的家伙终于好好的了。
————————————————————————
力量不对等也没关系,只要在一起就好了。
如果您失去了力量,我就站在这里等着您。
如果我失去了力量,我就用双腿走着靠近你。

END
**he达成。其实这个梗一开始就是用来想虐的,我都想好be结局了,可是不管怎么想,如果再来一次还要悲剧的话也太残忍了【其实是今天在银高和野神那边被撒了好多糖,整个人都泡在蜜罐里一样,写不出来虐的了】
**本来这个梗还可以写长的,不过博主再不复习就完了【而且连载果然麻烦,以后还是写短篇好了】,于是在考试完之前应该不会有新的作品了。
**求评价求指导【打滚】

评论(1)
热度(9)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