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赤之王的终端机事件

**尊礼,有一点肉。
**依旧逗比向短篇,上次写的稍长的短篇果然不好,都没人看【哭】
**说好复习的但是有了脑洞就忍不住想写呢(笑)

话说k世界虽然异能者满街走,多在袜子店眼镜店外面走可能还会遇到两个24岁的王像两个小学生一样在吵架,但是k世界的生活并不只靠异能,这是一个科技发达的世界。

赤组的王正在少见的为科技问题烦恼。
“出云,你的终端机第一位是谁?”
“你会问这种问题真是少见呢。怎么了?”
“不,只是随便问问。”
“第一位啊,当然是最重要的人了。所以,当然是世理酱的电话啦。私人电话和工作电话都有哦,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小伏见那里弄来的哦。”
“又是她啊。”
“又?”
“不,没什么。”
周防说完又倒在沙发上,出云便也不再在意,转过身招呼客人去了。

“出云,终端机怎么卖?”
安静了一会儿,周防又开口了。
“诶?尊你不是从来不用终端机的吗?”
“嗯,不方便。”
“你又从来不和别人联系,有什么不方便的?”出云一脸你不要想骗我的表情。
看见出云和周围一群家伙假装没注意却一直注意着的表情,周防瞪一眼,然后向门外走去。
“今晚不回来了。”

“啊啊,草薙哥,尊哥怎么了?”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是在那位大人那里吃瘪了吧。”
————————————————————————————
宗像将车停好,走到门口果不其然发现自己家里的灯亮着。
“擅闯民居可是犯罪哦,周防。”
宗像一边进门一边将外套脱下挂在门口。
“啊,回来了啊。”周防从沙发上慢慢坐起来,掏出烟准备点燃。
“请不要在别人家里做这种污染空气的事情。”宗像走过去掐掉烟头。
“切。”周防抬头,却看见在他面前半弯着腰的宗像。
好像越来越细了啊,这家伙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这宗像在对面的沙发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慢慢喝一口之后开口说:“明天晚上要出差,一周左右。”
“哦。”
两人都不再开口,一个喝茶,一个睡觉。
周防又想起昨天用宗像的终端给出云打电话,然后就看到了宗像礼司终端机上号码第一位是淡岛世理,第二位是伏见。
“宗像。”
“怎么了?”
“终端机给我。”
“阁下又想干嘛?”
“别说废话,给我。”周防站起来坐到宗像身边,在宗像掏终端时还是没忍住搂住了宗像的腰。
“砰!”
周防抬起头摸摸脑袋,“很痛的。”“那就不要做一些让我想砸您的事情。”
“切。”接过宗像递过来的终端,周防将眼睛从他的腰上挪开了。
打开终端,周防新建了一个联系人,然后输入名字:周防尊,又去掉尊字,想想又把周防去掉,打上尊字。
“您在做什么?”宗像坐在一边,看见了他操作终端的整个过程。
“嗯,出云说第一位要是最重要……”
“砰!”
今天的第二次了呢青王大人。
“您又没有终端,号码都没有建这个有意义吗?”
“唔,随便填个数字就行了呗。”
“那和没有有什么区别吗?而且,我什么时候这么叫过您了?不觉得恶心吗?”
“完全不啊,你昨晚这么叫……”
“砰!”
第三次了呢,青王大人。
周防抬起头看见宗像拿过终端机准备删除他刚刚打上的东西。
“宗像,”周防又靠上去搂住他的腰,这次没有被砸头了,“明天陪我去买终端吧。”
“哦呀,您这样的野蛮人也开化了吗?不过您要那个干什么?”
“嗯,打电话。”
“给谁?”
周防仔细想想,自己确实没谁可打,就算是宗像出差,也是打到出云那里就行。平时以他们俩偶遇的几率完全不需要打电话约。
“嘛,那就算了。”
“哦呀,果然没有可以打电话的人吗?真是可怜呢。”
“哼,才不想被你说。终端只有属下们的号码的人。”
“哦呀哦呀,您果然偷看了我的终端呢,真是无礼的家伙。”
“你的不就是我的吗。”
“真是说了不害羞的话呢,您是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当然是从你那里来的。不如现在就验证一下吧。”
周防将怀里的宗像抱了起来。
“您在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明晚上要出差?”周防将他扔在床上,“别忘了打电话。”
然后堵住了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嘴。
一吻结束时,周防用手摸着宗像有些红肿的唇,说:“宗像,要是我有终端的话,里面一定只有你一个人的号码。”
“那只能说明您人缘不好。”
这个人真是从来不会说好话。
周防恨恨地看着宗像的嘴唇,狠狠咬上去。
宗像本来想嘲讽一下这个野蛮的接吻方式,却被伸进来的舌头堵住了话语。
周防抬起头看着宗像有些湿润的眼睛,毫不犹豫地开始解他的扣子,一只手从下摆摸进去,把毛茸茸的脑袋凑到他白皙的颈子舔舐。
感觉脖子被这头狮子舔的全是口水,宗像一下推开他,用力翻过来,跨坐在周防腿上。
“您要是只知道舔,不如让我在上面?”
“你在上面的还少吗?”周防一边说一边把手摸上了宗像的大腿。
“既然我在上面,您就老实一点。”
推开他的手,宗像自己将脱了一半的衬衫解下,然后一边从脖子慢慢向下摸到胸前,一边挑衅地看着他。
“哼。”周防伸手到宗像的裤子,将它扒下来,然后握住宗像微微勃起的火热抚摸。
“嗯。野蛮人。”感觉到自己身下的东西已经完全觉醒了,宗像后退一点,将它夹在自己的臀缝间。
周防裤子粗糙的面料摩擦着他臀间细嫩的皮肤,让两人的火热都完全竖起来。
“宗像,宗像。”周防有些急切地扒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后也坐起来,抱住宗像和他接吻,下身不停蹭着他的臀缝,时不时擦过后穴口,让宗像身体一颤。
一边亲着宗像,周防一边用手摸到藏在枕头下面的润滑剂,拧开盖子就急不可耐地直接将润滑剂管子插进去一挤。
“唔。”宗像用力推开周防,“你在干什么!”
啊,敬语没有了。
接到信号的周防抽出挤完的一管,然后一下就伸进两根手指。
宗像头上冒出两个#字,“就知道发情的野兽。这一周做了多少次了,迟早有一天精尽人亡。”
“那就让我死在你身上吧。”
周防抽出手指,将火热的巨大一下子捅进去,握住宗像的前面,然后急切地抽插起来。
“唔。”两人紧密地拥抱在一起,做着最亲密的接触。整个房间只剩下粘腻的水声和床的嘎吱声。

事后在浴室洗澡时,周防想了想又提起终端的事情。
“还是买一个吧,这样你就可以晚上给我打了,就可以电话play……”
“砰!”
今天第四次了哦,青王大人。

评论
热度(48)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