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期末考试要认真对待

**尊礼,学园paro,大学生设定
**来自博主的怨念,这考试月什么时候才能完QAQ

“还有一周就要迎来考试周了,您就不能好好复习吗?”
看到刚刚复习了一个小时就陷入了梦乡的自己的室友——周防尊,宗像礼司忍不住拿起桌上的字典对着他的脑袋砸了下去。
“好烦啊宗像。考试什么的随便应付一下过了不就不行吗?”
“呵,您继续这样追求下去,只会使您期末的绩点达不到毕业要求,到时候就等着继续留在这里吧。”
“哈,知道了。”
学生会办公室里恢复了安静。因为宗像是主席,所以两人便总是到这里来复习,既安静又没人打扰。

“宗像,你什么时候回去?”
看了一会书,周防又抬起头。
“请您专心复习。考完试的几天后吧,学生会还有一些工作要安排一下。怎么了?”
“不,没什么。”

周防拿着一盒草莓牛奶走在校园里,因为临近考试,许多人都在教室图书馆自习,往日热闹的校园如今变得很安静。
宗像因为学生会的事情去开会了,于是今天上午周防独自一人去复习。不过才坐了一会儿他就睡着了,教室里可没有敢像宗像那样叫醒这个小混混一样的人,于是周防便在自习室睡了一上午,午饭时间才醒过来。这会儿他正打算去找宗像。

“该死的学生会!”
“对啊,有什么了不起的,居然坏了我们的事。”
“重要的是那个主席还让老师记了一个大过,这可是会影响以后找工作的。”
“就是,不就是想找几个枪手吗?那么多作弊的不去管,就知道抓我们。”
“不如我们给他点厉害瞧瞧吧……”
“嘘,回去再说。”

看见那四五个人走远,周防捏紧了手中的牛奶盒。

“宗像,你最近查了作弊的人了吗?”
两人正在校外一家餐馆吃晚饭。周防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您会关心我的工作还真是少见呢。是的,前段时间接到举报说有一个作弊团伙混进来宣传,说可以提供枪手参加考试,保证科科过,于是我们配合警方抓住了那一伙人。怎么?您也想找枪手吗?那可真是遗憾呢。”
“谁要找啊,再说就算找了也不可能瞒过你吧。只是你还抓住了几个学生?”
“不,那几个学生是那个团伙的客户,已经交了定金,我们在那个团伙那里找到了名单,于是就按校规进行了处分。怎么了?”
“不,没什么。”

“周防尊!你怎么没来参加考试?!”
宗像捏着终端机有些生气,考之前就一直没看到周防,以为只是在哪里睡着了,但进入考场后就上交了终端,没法联系,结果一直到这门考试结束都没看到他。
“啊,抱歉,我现在在校医院。”
“校医院?”

宗像看着躺在病床上胸前和脸上都被包扎了的周防尊,有些无奈。
“您为什么偏要在今天去打架,这一门科目就是0分了,而且还要因为打架被记过。这次只是警告处分您还真是万幸。”
“谁让那几个家伙偏要今天动手,我也不想补考啊,很麻烦啊。”
“以后遇到这种事情请直接告诉我,不要那么鲁莽。”
“我尽量。”
宗像无奈地看着他。思考他的伤什么时候才好,而下一门考试就在三天后了。
“算了,反正挂了一科了,三天后的考试也不用管了,请您专心养伤吧。”
“不要,一个人多无聊啊。我没事。”
“您以为自己是超人吗?放心吧,这个假期我会督促您好好复习的,开学的补考一定会过的。”
“唔?寒假你来我家?”
“电话督促。”
“呵,那不会有效果的宗像。”
“真是让人火大。真想看看您挂科重修最后毕不了业的惨状。”
“那麻烦的可是你。宗像,这几天给我送饭吧,反正你早就复习好了吧。”
“不可理喻的野蛮人。知道了,我会看着您让您好好养伤,争取赶上最后一门考试。”
“你好啰嗦啊宗像。”
“您难道不知道是谁让我这么费心吗?”
“呵。宗像。”
“是?”
“过来。”
“怎么了?伤口痛吗?”
宗像凑进床上的周防,以为他伤口疼。
“这里痛。”
周防咬住宗像的唇,趁他没反应过来,迅速将舌头伸进去。
“唔嗯。”
“唔。你这个野蛮人。”
看着宗像想砸头却顾忌他的伤而无法下手,握着拳头有些微妙的表情,又想到这个假期都能见到他,不由得觉得这一门课挂得真是太值了。

END

**好孩子不要学尊哥哦。
**感觉学园paro写得好不顺手,只是怨念产物,抱歉了。

评论
热度(27)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