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一笑倾人城 再笑倾人国

**尊礼王与花魁paro,室长厨发病,试着写色气的尊礼

**青组全员花魁设定,室长老鸨设定【并不】


一家名叫“青”的花楼是京都最有名的妓院,不仅环境美,更有着京都最多的美人,尽管这里的美人大多是男的,却让整个京都的女子都自愧不如。


而其中最有名的便是这“青”的老板和花魁。


“青”的花魁是个冷美人,从不给客人好脸色看,可是每天去见他的人依然踏破了门槛。


而“青”的老板则是公认的整个公国的第一美人。他从不接客,更不轻易露面,当年“青”成立时,他一袭蓝色素衣亮相,微微一笑倾倒了一个国家的人。


“以上就是在各个地方打听来的消息了。这个国王也真是不像话,把会面安排在这样一个地方。”


公国的驿馆里,今天迎来了尊贵的客人——来自火之国吠舞罗的王和他的近臣一行人。

“哼,无所谓,在这种地方更加方便你行动,把消息打听到了就好。”

“明白。不过听说都是美人呢,尊,可不要乐不思蜀哦!”

“哼。”


“那么,武器的事就这样说定了。尊王果然是爽快人啊。那么接下来就请好好享受吧。”

公国的王拍拍掌,一群舞娘缓缓出来,轻身飞上架在半空的木台。

“哦~”镰本等人发出惊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身段妖娆的舞姬。

周防尊却只盯着酒杯,似乎完全没有兴趣。

“咳,这些胭脂俗粉自然入不得尊王的眼,不过马上这花魁就要出来了,您一定会满意的。”

话音刚落,台上飞下一个身姿妖娆的人,径直飞进周防他们所在的观景台上,乐师的演奏也变成了一首无比魅惑的曲子。

曲魅人更魅,但偏偏此人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如此的反差反而让人更加沉迷。

八田将自己红透的脸埋进酒杯,显然不太习惯这样的气氛。

周防哼了一声,有了些笑意,但仍是不太感兴趣的样子。

一曲舞毕,伏见过来陪酒,看到周防的表情默默地想着这下要被扣工资了,就说是他搞不定的,那个人却懒得自己出来。


“好像几位客人不是很满意呢,那我可是大罪啊。”

台上的帘子被撩开,一只白如脂的手伸进来,帘后走出一个穿着蓝色素衫赤着脚的人。

“老板好。”

被叫做老板的人进来,向周防一行人点头致意,然后无比自然地坐在了周防旁边。

来人轻笑着,似是闪着水光的紫色眼眸直直的盯着周防,随着走动打开的下摆露出同样白皙柔韧的双腿,美好的曲线一直延伸至赤着的白玉足尖。

但是这个人散发的气势却和这魅惑的身体不同,让人臣服,让人跪倒,他一出场,这个小小的地方仿佛又多出来一位王者。

周防尊笑着看着这人坐在自己身边,全然不怕自己的气势,反而提起酒壶为自己倒酒。

周防看着他的动作,袖口摩擦着莹白如玉的手腕,勾勒出好看的弧度。

周防握住他的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名字?”

“哦呀,问别人名字的时候是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呢?尊王陛下。”

“呵,”感到手心的手扭动了几下,周防更用力地握住,“周防尊。”

“宗像礼司。”

两人对视一笑,心照不宣。

“哈哈,看来尊王很满意呢!”

“啊。”周防一手搂过宗像礼司的腰,将他带到自己腿上,宗像也顺势勾住他的脖子,微微一笑。

看着两人进入了别人无法参与的世界,周围的人都暧昧一笑,识相的退场并拉下了露台四周的帘子。

周防尊笑着凑到宗像的耳边:“只剩我们俩了。”

“哦呀,怎么,害怕了吗?”

“怎么会?我怕你中途逃掉。”

“那就要看阁下有没有这样的本事了。”

周防看宗像笑得高兴,拿起桌上刚刚宗像倒的酒一口喝下,然后托起宗像的脸堵了上去。

火热与冷傲相互触碰冲撞,擦出炫目的火花。

一吻毕,周防搂着宗像,一手轻轻擦掉他唇边的水渍。

“多谢款待,果然是美酒。”

“哼。一来就如此粗野,果然不仅是外表,动作也是。野蛮人。”

“呵,现在想逃可晚了。今晚,”周防执起宗像的手,在掌心一舔,“可别想睡觉哦。”

“哦呀哦呀,您的臣下正忙着吧,您却在这里享乐,这样真的好吗?”

宗像不示弱地伸出舌舔了舔唇。

“哼,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不过,我想要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周防盯着宗像的眼睛,“我一定会得到。”

“真是自大的王。那么,”宗像抬起脚,周防会意地握住他赤裸的足尖,“如果您的礼物能让我满意的话。”

周防笑着揉了揉宗像有些冰冷的赤足:“保证让你满意,不管是礼物,还是我。”


周防将宗像抱起放在桌上,执起他的足尖含了上去。

周防尊顺着足尖一路上去,摸进了宗像的衣摆。

“真不愧是第一美人。”

周防另一只手扯开他的上衣,一边舔着他的颈子一边说。

“哼,可从来没有人敢对我说这话。”

“呵,别生气,我可是真心称赞的。”

周防笑着摸了摸宗像的脸,留连其上不舍放手。

“还有别人吗?”

“嗯?”

“还有别的人在这里留下过痕迹吗?”

周防指着宗像的胸口。

“哦呀,”宗像也将手指向周防的心口,“您以为谁都敢像您这么放肆吗?”

“呵,是‘除我以外谁还有资格’,才对吧?”

两人心照不宣地一笑,双唇重新黏合。

一阵阵熏风拂过轻纱帘,隐隐露出纠缠的身体。


“尊,听说昨晚……”

看着近臣一脸笑意,周防拉了拉马的缰绳走到最前面。

“哼,没什么。倒是你,查的怎么样了?”

“恩,这个公国的王虽然不甚得人心,但是上一任王留下的实力还在,军队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弱。尊,这个国可不好打啊。不如按原计划再缓一阵?”

周防笑了笑,想起那个人问他用什么礼物换他的时候的笑颜。

“不,这个国,这块土地,还有这里的人,我都要定了。”


而“青”这边,

“真是少见呢,您居然肯放下政务来这里见那位王。”

“自然是因为这可是一个不容轻视的王。”

宗像执起一颗黑子放在棋盘,白子已注定溃败。

“我在这里经营了这么些年,不过一直不敢轻举妄动,这次有人愿意帮我一把何乐而不为呢。这样一来我青国的版图将至少会扩大三分之一。”

黑子落下,白子已尽入囊中。

“噢,只是一夜春宵,还真是划算呢。”伏见不遗余力地嘲讽着自己的王。

“就是这里出了一点小问题。”

“哦?人家后悔了?”

“不,只是,对方也是非常有野心的呢,只是一夜,好像无法满足那头狮子呢。”

这样说着的宗像,脸上却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END

**写完了感觉一点都不色气,这设定看了请不要打人。

**请自行脑补那一夜以及后续【正色】


评论
热度(29)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