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教育问题不容让步

**尊礼

**被津叔和组长的互动撒了糖,好甜啊两位【正文跟这事没关系】


“我们是Scepter4,根据特异现象管理法依法进行逮捕,请放下武器,停止反抗!”

码头边的一家废弃工厂中,外面已经被穿着制服的Scepter4的人团团围住,里面的人已经无路可逃了。

“室长,宣告已经完毕了。”

“既然礼节已经完了,那么。”身姿挺拔的人站到正门前,“以剑制剑,吾等大义毫无阴霾。全员,突入准备。”

“是!”

————————————————————————————

随着太阳的西下,青组终于将这个近几周利用精神异能在东京四处拐卖儿童的组织一网打尽。

“报告室长,所有相关人员已全部抓获,人质已经被解救,现在正在统计被抓来的孩子的名单并联系他们的亲人。”秋山督促着将所有犯人押上车带回屯所,然后就过来向宗像报告。

“辛苦了。伏见君,现场名单统计以及已经被卖掉的孩子的名单就叫给你了,随便去审问那些人。秋山君,加茂君,联系家属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是!”


虽然已经救出了被拐卖的孩子,但后续工作却十分麻烦,尤其是一些孩子暂时无法联系到家属只能把他们安排在屯所,现在整个Scepter4屯所充斥着孩子的哭笑声,整个屯所呈现一副鸡飞狗跳的情况。伏见身上的火简直快要冒出来了,就连一向冷静的宗像也有些受不了了。

于是宗像室长大手一挥,决定利用私权直接得到了所有公民的资料来寻找孩子们的家属,并且在各大电视台循环播放这些孩子的信息,以求家属尽快来认领。

“说起来这种事为什么不交给那帮警察来做?”

伏见挠挠肩,主管这事的他这几天简直快被那群熊孩子烦炸了。

“嗯,那是因为这次的犯罪者是几个有精神系异能的人,他们对这些孩子施下的催眠对一些孩子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有几个已经被激发出了异能,这样的情况只能我们来管理了。”

“哈,该死的。”


总而言之,在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将近半个月之后。

宗像室长办公室

“以上。具体情况就这样了。”

“孤儿吗?而且被激发出了这样棘手的能力,确实,被舍弃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宗像站起来走到伏见面前,伏见手里牵着一个约7、8岁的孩子,黑发黑瞳,本是一个普通的可爱的孩子,可是却在这次事件中被影响激发出了可以杀人的能力——只要他大哭,产生的音波直接会影响普通人的大脑,当场七窍流血而亡。而这个孩子原本就是在孤儿院中,被发现了这样的能力之后,孤儿院说什么也不敢将这孩子接回去了。

“说起来,这个能力是如何被发现的?”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他是个不太有表情的人,被就出来之后似乎从来不哭不闹,所以开始并没有发现这个孩子有异常。

“诶,昨晚道明寺抢了他的玩具……”

“…………”

顺便一提,道明寺因为及时展开了圣域,只是受了轻伤。

孩子手中紧紧抓着一个玩具熊,依然是一副无表情的样子。

“哦呀,说起来以前也有过这种事呢。上次遗憾地不能养那个孩子,这次却好像没办法了呢。”

宗像伸出手。

那个孩子却惊恐地缩回伏见背后。

“………………”

两人相顾无言。

“咳,不管怎样,以后你只能好好呆在室长身边了。室长,请别把他当成您的下属,绝不能教育成您那样哦。”

“伏见君这句话很失礼哦。放心吧,我会好好按照最科学的方法来的。”

——————————————————————————

周防尊带着安娜又来到这个书店,安娜去找书,周防坐在店里的桌子边等着。

对面坐着一个抱着玩具熊的小男孩,而且是独自一人。

是去找书了吧,他的父母。周防漫无目的地想着。

“这个,怎么读?”

没想到那个男孩却自己搭话了。

对于总是在外面被小孩搭话的赤·孩子王周防尊来说,这种场景并不少见,于是他熟练地教起他来。

“哦呀。”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周防笑着转过头:“怎么每次都能碰见你。”

“这是我的台词吧。倒是我没想到又会碰见您呢,怎么,又是来约会的吗?”

“啰嗦。”周防看着宗像坐到那个孩子身边,放下了手中厚厚一摞书。

顶上是一本《成功教育经典理论》。

而这是宗像的声音有响起来了:“啊,忘了向您介绍,这是我的孩子,小智。”

周防尊仿佛听见了自己剑裂的声音。


好不容易了解了事情的过程,周防尊还不等松了一口气便开始嘲笑宗像:“你看这些也不可能教育好人家的。”

“哼,我想我还轮不到您来教育。看看安娜被你们教育成了什么样子。”

“呵,安娜可是每天都很高兴的。你这种照着书来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那像您那种放养政策就正确吗?那样只会'增加更多您这样的野蛮人。”

“呵,宗像,比赛如何?”

“哦呀,好啊,您有这个兴致的话?怎么比?”

“一人带一天,看他喜欢谁。”

“好吧,我接受了。”

小小的孩子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不过他马上就会后悔自己什么都没说了。

————————————————————————————

第一天

周防尊带着这个孩子回到吠舞罗,受到了热情的招待。

草薙出云给他讲了各种世界名酒。

八田和镰本带他去玩了各种惊险刺激的游戏。

十束带着他去挖蚯蚓,钓鱼。

千岁带着他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女孩子。

晚上吠舞罗举办了晚会,整个酒吧充满了欢声笑语。

半夜周防带着他砸开了宗像家的门。


第二天

白天宗像处理公务将他交给了淡岛。

在被灌下红豆泥冰淇淋之前被路过的秋山和道明寺救了出去。

上午他就坐在操场边的樱花树下看着他们进行训练。

中午和室长一起吃饭并且被传授了如何快速拼好1000块拼图的秘诀。

下午被交给伏见,伏见一脸不耐地方带他去玩了以前和八田玩过的电玩。

晚上又被室长训练了正坐姿势并且被传授了如何在国王游戏中抽中国王签的秘诀。


第三天

“被带走了?”

晚上宗像下班后前来宗像家询问结果的周防却从宗像嘴里听到了孩子已经被接走的消息。

“啊,昨天终于找到了一对刚好克制这种能力的异能者夫妇。”

想到昨天那孩子迫不及待离开的表情,宗像不禁又黑了脸。

“呵,看你这表情,果然是我赢了吧。”

“哼,那可不一定。”

“那不如去问问他啊,你们还监视着他吧。”

“没有询问的必要,他既然不适应,还是离开这个世界比较好。”

“呵,我怎么觉得你一脸不甘心啊宗像。”

“那是您的错觉。”

“呵,那就别崩着一张脸了,”周防凑上去舔了一口,“不好看了。”

宗像将缠在他脖子的红毛脑袋抡起砸在桌子上。

“宗像,这次可是你输了。”

“那又怎样?”

“不该给点福利吗?”

周防起身抱着他向卧室走去。

————————————————————————————

昏暗的房间回荡着两人淡淡的喘息。

“礼司,嘴张开。”

“唔……”

两人身躯一震,同时停下动作。

周防撑起身抵着宗像的额头。

“宗像,安娜说明天想去玩。”

“关我什么事。”

“呵,”他摸摸宗像汗湿的头发,“我们一起去,嗯?反正明天你公休吧。”

“哦呀,我可没那个闲情去带孩子。”

怎么感觉这样的宗像好可爱,赤之王表示自己的萌点似乎有些奇怪。

“放心吧,安娜也很喜欢你。”

周防忍着笑拥紧了宗像。


结果第二天两人被迫听了宗像一整天的礼仪教育,拼图技巧教学和游戏中的数学规律科普。


赤之王表示他的剑又快裂了。


END

**po主还有一周就放假了!!

**寒假长篇构思中【作死中】


评论(1)
热度(25)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