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沉梦

**看似文艺的标题实际又是傻白甜

**有肉渣


周防尊从梦里醒过来,摸摸胸口。

在梦里,他被宗像一刀穿心,可更加让他心痛的是宗像的表情。

他从没见过宗像露出这种表情。

不过……

他看看怀里熟睡的人,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怎么可能,发生那种事呢?


周防尊略微侧身半压住宗像,看着他闭嘴眼睛熟睡,脸上看似没什么表情,却比平日柔和许多。嘴唇略微张开一条缝,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想起今天晚上宗像下班回来之后两人一起吃了饭,看了电视,然后一起洗漱休息,好像这几周一直是这样的状态,除了一些小动作两人好久没有亲密过了。

这会儿周防尊正好睡不着了,想到这里就有些忍不住了,不过看这家伙睡得这么香,周防又不想打扰他。

于是伏下身含住他的嘴唇舔咬了一会儿。

唔,这家伙今晚好像用的新牙膏。

嗯,还不错。


“砰!”

在周防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脑袋就被抓着直直地撞上了床头。

“宗像,你醒了。”

“都快窒息了当然会醒。大半夜您在干什么呢?”

“亲你啊。”

“大·半·夜的您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他一向都是想亲就亲的。

宗像叹了一口气,似是想起了这个人以前的斑斑劣迹,倒也理解了七八分。

“那既然您都亲完了可以好好休息了吗?我可和您不一样,我明天是要上班的。”

“哼。”宗像已经半个多月没有休过假了,周防抱住宗像,舔舔他的脖子。

明显的求欢举动。

宗像这会儿也被他搅的没法好好休息了,想想最近确实有些冷落了这个家伙。

“就一次。”

周防抬起头露出笑容。

“啊,放心吧。”


“嗯。”宗像轻轻喘了一下,感到周防的手指开始动了。

“周防……”

“宗像……”

周防在宗像身上四处点火,想要刻上自己的颜色,可是总是很快就会被宗像自己的颜色覆盖,这让周防执拗地动作起来。

“嗯,周防,你,你给我专心一点。”

“哼。”

周防干脆地抽出了手指,换上了另一样东西。

“宗像,宗像。”

周防一边叫着他的名字一边进入了。

“周防。”

宗像也一边忍受微痛的感觉一边回应他。

两人唇舌相抵,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半小时后————————

“嗯,周防……”

“嗯,你先去。”

——————四十分钟后———————

“周防,你……”

“马上,就一会儿。”

——————一小时后————————

“周防尊!”

“一次都没结束呢吧,你说的一次的。”

“唔……”

——————一个半小时后——————

周防终于结束的时候,发现身下的人已经晕了(其实是睡着了),周防尊满意地咂咂嘴,摸了摸宗像汗湿的头发,将他搂紧在怀里。

现在离天亮还有一会儿,相信这次睡去不会再做噩梦了。


当然,第二天青王大人起来时发现周防尊的某样东西还留在自己的身体里时,气得拔掉了赤王的本体并警告他这一个月都不许再碰他,整个人都被踹到地上的周防尊觉得这个噩梦实在太恐怖了。


评论
热度(19)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