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二期,约吗?

**K二期贺文,结尾有福利抽奖送上

**全员明星设定

“拍第二季?”周防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草薙。

“是啊,我还以为没有第二季呢,不过今天接到导演的通知了。”

“那也没有我的事了吧。”毕竟他都“死”了。

“大概会以回忆形式出现吧。”草薙想了想。

不过现在这个消息也才刚刚通知了他们这些人,还并没有向外界公布,就连他们也还没有看到二期的剧本。

“不过,公布了一个内部的pv,有兴趣看看吗?”

草薙扬了扬手里的盘,周防不置可否地看了一眼。

可看完之后,周防慵懒的眸子也不禁有了一些光彩。

虽然只有一个镜头,不过他也看到了那个人高傲精致的脸。

一个月前两人一同出席了一个颁奖典礼之后就没再见过面了,尽管周防很想找他,不过那家伙躲着他,他一时也没什么办法。

他又想起那天早上清醒之后空荡荡的床。

哼,这次看你往哪儿逃。

——————————————————————

K的第二季已经开拍了一个月了,可是导演依然让周防暂时不要在片场露面。

我第二季的戏份就这么少吗?好歹第一季我也赚足了观众的眼泪吧。

越来越焦躁的周防忍不住在心里诅咒起了那个导演。

不过他倒是听草薙他们说了,宗像那家伙第二季的戏份足足的,可谓出尽风头。

想到宗像等一段时间在片场看到他时可能露出的表情,周防就觉得他还能继续等下去。

————————————————————

“卡!”

宗像稍稍放松了一下身体,接过淡岛递来的毛巾和水。

“您辛苦了。”导演这时也走了过来。

“辛苦了。”宗像同样点头示意。

“那个,关于下一场戏……”

“怎么?有什么特别的吗?”

以前出于对宗像演技的信任和划掉畏惧划掉,导演几乎从不来和宗像嘱咐演戏的问题,而今天显得吞吞吐吐的,宗像不禁皱皱眉。

“下一场是回忆情景……”

宗像在导演絮絮叨叨的声音里回忆起了两年前的场景。

他还记得自己将剑捅进那人的身体里时的感觉,啊,虽然实际上是捅了一块猪肉。

但当时他似乎感受到了那位王的感情,以及,自己的小小的庆幸。

不过,既然要拍回忆场景……

刚刚做了坏事不久的宗像难得的有了些心虚。

在看到那个一头红毛的家伙进来时,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雪花一片片从他们身边飘洒。

冷得彻骨。

“什么都别说了,宗像。”

“嗯,”赤之王推过桌上的酒杯,“请你。”

“你,换副眼睛吧。”

“抱歉了,宗像。”

他们陆陆续续地拍了好些小场景,有的是第一季出现过的场景,有些是这一次新加的,独属于青王的回忆。

现在两人正保持着上一季结局时最后的对手戏的姿势。

这段场景本是不需要台词的,周防只需要对口型就行。

不过宗像还是久违的听到了这人用低沉性感的声音在他耳边说,

“居然吃了我就不负责了?嗯?青之王,宗像礼司。”

那一刻,宗像又回忆起了一度被周防捆绑play的恐惧,和被吃干抹净的屈辱。

明明被吃的是我。

这是宗像回过神后脑海里的第一句话。

一个月前,宗像和周防一起出席了一个典礼,结果两人从一见面便吵了起来,之后进行了各种比赛。

比如谁能逗笑伏见啊,谁能让八田主动亲一个女孩子啊,谁敢将草薙的杯子扔进垃圾箱啊等等。

最后忍无可忍的下属们将他们扔进酒吧里。

于是两人自然而然地拼起酒,自然而然地比起了谁接吻次数多,自然而然地比起了谁接吻技术好……

然后理所当然地滚到了床上,并且两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进行了各种各样的play。

第二天痛醒的宗像看着一地狼藉,默念了几句“以剑制剑”,然后毫不犹豫地溜走了。

而现在,被他事后狠心舍弃的人终于找到了他的面前。

“卡!”导演见气氛有些不对,急忙叫了停。

两人却保持着抱着的姿势一动不动。

一个是因为得意,一个是因为……还没从回忆中出来。

周防得意的趁着宗像没反应过来,扛起他就向自己的车子走去。

留下导演欲哭无泪

两位王,还要拍第二季呢,可别忘了啊QAQ。

END

**祝贺k第二季十月上映(撒花),下面是福利时间:

1.第一个在这篇文章下评论的小伙伴可以点文,梗任意,不过限短篇(肉也可以,不过度不可能太大)

2.在除去第一个评论者的所有评论或点赞者中抽奖一人,送一本敬太太的尊哥生日和夏日海边本(这两个是一本)+一个尊礼徽章,一周后开奖,不过要等三月快递小哥上班了才能寄。

p.s.评论了的小伙伴获奖概率更高哦(并不是为了求评论,嗯。)

p.s的p.s.本来在微博上放了这个抽奖,可是小透明连奖都送不出去(哭)。

评论(16)
热度(20)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