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黎明へ

**银高,预计中长篇,攘夷时期的故事,努力还原中......

**写在文之前的话:最近的漫画太虐,激起了我写文的欲望。在看文前先扫个雷:我的银高一直偏友情向,文风也是吐槽向的,没有缠绵悱恻的银高也没有黑暗病娇的银高,不管银高现在的关系是什么,我坚信未来一定是治愈的,我虐不了高杉更虐不了银时,就算结局注定分离,我也坚信两人的相遇和相处是两人心中十分美好的回忆。以及,如果能够向读者们稍微表达出一些在CP之上的东西就更好了。


Chapter0

 

桂有些无奈地看着依旧不相互搭理的两个人,忍不住想要给两人一人一拳。

“够了你们俩,到底要闹别扭到什么时候!”

“要闹别扭的可不是银桑我啊。”坂田银时偷偷将自己面前的木桶向桂那边移了一点,继续他的挖鼻屎大业。

还在“闹别扭”的家伙——高杉晋助默默地搓着木桶里的衣服,不和两人搭话。

好不容易再次有了暂时的栖身之所的三人现在正在河边按照中岛的指示洗衣服。

从那个小小的私塾出来才不过半个月,离火光映天的那一晚上才不过刚刚过去了半个月,还远远不够这几个还是小鬼的家伙适应这个世界的天翻地覆。从私塾出来,才知道这个世界如今正处于怎样的一个糟糕的状态,才知道那个人是多么努力地将他们护在了一片晴空之下。

高杉在这半个月就没露出过一个笑容,他还不太能接受为何一夜之间他们就沉入了黑暗之中,为何一夜之间他们的阳光就消失殆尽。那一夜的第二天和往常一样来私塾上课的高杉和桂还有其他小鬼们惊讶地发现他们的私塾已被烧毁殆尽,只有银时还保持着跪趴在地上的姿势,高杉和桂去问他的时候发现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僵硬,最后是在高杉打了几拳之后才终于回过神来。

可是在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高杉和桂差点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怎么会,一夜之间,自己敬爱的老师成了罪犯被带走,自己心中最温暖的地方化为满地灰烬。

一群小小的,还是孩子的家伙,在废墟前泣不成声。

高杉满脸都是眼泪,看着一边被几个男生按在地上打的银时,看着一直以来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把他们都揍得嗷嗷叫的笨蛋完全不反抗地任由他们的拳头落在脸上、身体上。桂是少数清醒地比较快的人,连忙上去让他们住手。高杉呆呆地看着将桂推出来自己继续挨打的银时,握紧拳头克制加入那群家伙的冲动。

可惜现实无论怎么逃避都还是如此清晰地呈现在他们面前,打累了的家伙们坐在地上,失力般地坐在地上呆呆地抽泣。

银时此时满脸红肿地站起来,告诉他们自己要去战场。

高杉和桂当然不是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世界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天人入侵,武士们艰难抵抗,整个世界都燃着战火,惟有松阳为他们圈出来的这个小小的世界是如此的安静美好,仿佛远离尘世的桃源乡。可惜如今松阳已经被带走,小小的桃源乡已经化为一片废墟。

在整个世界都熔为一片火海的时候,要去哪里寻找他们的小小的桃花源?

伤心也罢,悔恨也罢,这群学生都要面对现实,他们还有自己的家人,还有自己的世界。

最终废墟面前只剩下银时高杉和桂。

“喂喂,你们两个家伙并不是没有家吧,不要闹别扭快点回去扑在妈妈的怀里哭去吧。”

“哼,你还真是好意思说什么救老师回来的话呢,明明什么都阻止不了。”高杉如今正在气头上,看着一向不对付的银时终于忍不住发泄出来。

“都够了,”桂露出了难得的正经的表情,“银时,高杉,我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吧,那就别说什么了。”

除了向天举剑,他们别无办法。

 

之后在从私塾向外走的时候,一路上高杉和桂才稍微理解了他们将来要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血,到处都是哭声,到处都是和他们一样丢失了宝物的人。

但是银时似乎适应地很快,带着他们在战场上找食物,找水源,躲避天人。高杉和桂知道银时是老师从战场上捡来的,但是后入门的他们并没有了解到过多的东西,但是从银时的表现不难看出他在几年前曾经度过了怎样黑暗的时光。

所谓救赎的意义,应该没有比银时更了解的了吧。高杉现在其实已经没有生银时的气了,他知道其实换了谁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师被带走,可是心中的不甘却无处发泄,于是只好继续和银时闹着别扭。

直到前几天,他们三人找食物的时候被附近带队的攘夷军发现,然后三人随便编了个父母被天人杀死无处可去只想报仇的半真半假的话,这一队人的首领中岛也是个老好人,不忍心看这么几个孩子流落在战场上,就收留了他们做些火头军的事情,打打下手做做后勤。

现在三人就在河边洗衣服,一个在上游,一个在下游,一个无奈地叉着腰站在中间。

这样下去还怎么救老师啊,操心的假发麻麻看着两个不争气的吵架的“儿子”,决定祭出杀手锏。

“我受够了,你们今天要是还不能和好,以后就别想我帮你们洗衣服了!”假发转身就走,丢下两个继续装死的家伙。

假发要是真的执拗起来,一堆银时和高杉都拉不回来。为了以后能够在洗衣服的时候继续惬意地睡觉,坂田银时无奈地摸摸头走到上游闹别扭的家伙身边坐下。

“喂,要是是要道歉的话银桑就道歉好了,你也差不多了啊。”

高杉白他一眼,还是不和他说话。

银时无奈地看着天。

“高杉,我明白你在生什么气。气的不是银桑而是你自己吧。谁都没有期望过这种事情,我,假发,还有那天打我的那些家伙,谁都不比你好受。但是啊,黑暗到来的时候,一味地闹别扭什么用都没有。”

“我知道。”高杉终于还是和银时说话了,其实银时说的他都明白,可是……

“没关系的,什么都不用担心,”银时转过头看着高杉的眼睛,“我们一定会把老师夺回来的,我们一定会迎来黎明的那一刻。”

高杉的手被紧紧握住,他看着银时如同立誓一般的眼神,感受到他手里坚定的温度。

是啊,他们可是吉田松阳最引以为傲的弟子,老师就在等着他们,等着他们去接他回家。

高杉回握住银时的手。

“一言为定。”

“啊,一言为定。”


**恩,只是个过度和铺垫,下一章进入正题【逃

评论
热度(12)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