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胆小鬼就是玩大冒险也不敢告白

**银高,短篇,我也不知道什么走向

坂田银时在自家楼下捡过犬神,捡过私生子,捡过各种被委托来的东西,可他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在自家楼下捡到高杉晋助。虽说现在大政奉还了,世界和平了,这家伙嚷嚷着要毁灭的世界依旧半死不活地存在着,可也没有安全到可以在大街上昏睡吧。更何况在最后一战中,这家伙怎么都不肯放弃毁灭世界的心愿,最后两人又进行了一次对决将比分再次拉平。自那以后高杉被部下带走,再也没有出现在坂田银时面前。

啊,说起来已经两年没见过这家伙了呢。坂田银时蹲下来看着高杉晋助,不知道是为什么居然一直没有醒过来。不过怀里好像有什么?

银时从高杉怀里抽出来,是一封信。

白夜叉殿,

久未问候。相信您十分疑惑为什么晋助会昏睡在您门前,首先请您不要误会,这是我们擅自决定的,晋助什么都不知道。

先说明一下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吧。事实上在一个月前,在鬼兵队的一次聚会上,晋助被“王”选中进行大冒险,内容是吃掉由神威殿下提供的一颗药丸。谁知晋助吃下后就昏睡不醒。后来从神威殿下口中我们知道那颗药丸产自一个叫lovemaking星的地方,吃下药丸后会停止身体机能,进入沉睡状态,只有待在所爱之人身边才可能醒来。醒来的时间不定【要看他有多爱那个人】,但是最多三天,三天没醒就说明找错人了。为了使晋助醒来,一个月前我们就开始各种尝试。在将晋助放在神威殿下、在下、又子、武市先生、佐佐木先生、桂先生、坂本先生、松阳先生的画像、晋助养的狗身边皆无效果之后,只好破罐子破摔地送到您身边来了。请您好好照顾晋助,三天后我会来接走。

P.S本不想来打扰您和平的生活,是桂先生和坂本先生一起推荐您所以才送到您这里来的。

P.S的P.S尽管我认为晋助在您身边不会醒来,但不知您对晋助是什么心情,所以请不要对晋助的“身体”做奇怪的事情。

河上万齐

坂田银时毫不犹豫地撕掉了这封满是槽点的信。他和高杉的关系是不好,但是难道还比不上他的狗吗?破罐子是指谁啊?是指高杉吧?没错吧?

可惜现在谁都听不到他的吐槽,在他眼前的只有一个依然昏睡不醒的高杉。

银时认命地叹口气,抱起高杉向万事屋走去。

第一天,8:00AM,坂田银时带回昏睡的高杉。

两个小鬼不在万事屋里,银时将高杉先放在沙发上,然后去给他铺好被子,然后将他放上去,盖好被子。

说起来好像以前也有过这种时候。

那是三人随着松阳刚刚到那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里,假发和银时都没有亲人了,但高杉那时候却不惜与家里闹翻也要跟着松阳,于是三人都只好和松阳一起住在私塾里。私塾条件并不好,三人必须挤在一起睡,高杉却偏偏不习惯和别人睡,于是在某一天晚上和银时进行了例行争吵之后也不知道银时哪一句话戳到了他,高杉跑出去一晚上没回来。后来松阳他们找到他时高杉已经昏迷,银时被罚照顾高杉。高杉昏睡了整整三天,这期间银时给他打水擦脸,给他喂药,在夜里握着他的手安抚做噩梦的高杉。后来高杉再也没有做过那种幼稚的事情,银时也再也没说过那句话。

银时看着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的高杉,摸摸头准备出门玩几把。

至于什么要待在身边才会醒来的事情,坂田银时才不相信,才不相信这个人会醒过来。

第一天,22:00PM,坂田银时醉酒而归。

“神乐,神乐!”银时摔进玄关,大叫着神乐的名字。不过万事屋里安静地过分,没有人像以往那样出来将他一脚踢进屋里。

看来自家女儿多半被那个猩猩女留下了,啊,真是没人考虑一下他这个单身爸爸的辛苦啊。银时撑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自己房间里,将自己扔在床上。

啊,好像感觉不对,是幻觉吧。

第二天,8:00AM,神乐回到万事屋。

“啊!!!!!!银酱你干了什么???!!!!”

在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解释后,神乐总算是相信了银时没有丧心病狂地把自己的发小绑架回来这样那样。

“哦,意思是银酱是第十个备胎?”

“备胎是什么意思?打你哦混蛋。”

“但是的确是没办法了才送到银酱这里来的吧。啊啊,银酱不要伤心,要相信你还是有机会打败那条狗的。”

“什么意思?阿银我就只可能打败那条狗吗?还是可能连那条狗都不如?”

银时吐完槽,深深感到新八不在的痛苦,可惜那个眼镜陪着他感冒的姐姐估计这几天都不会出现在万事屋里。

“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呢。”神乐蹲在榻榻米上,看着毫无变化的高杉。

“果然银酱是备胎吧。”

“都说了不是啦。这家伙一看就缺爱,根本不可能爱人,就这么睡一辈子吧。”

“那银酱呢?”

“……”

坂田银时的思绪慢慢飘回战场上的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夜。

那晚轮到银时放哨,尽管平时他不是很喜欢这种工作,不过那时候他们藏在山里,晚上在屋顶放哨的时候可以看到很美的夜空。银时总是仰躺在房顶上,一边注意听周围的动静,一边放任自己的思绪回到有松阳在的那个小小私塾。

那时候他们三个整天吵架,高杉每天都要找他打架,但是他们都笑得很开心。

银时喜欢闭上眼睛,放任自己的灵魂回到最眷恋的地方。

“让你放哨不是让你睡觉。”

坂田银时一直觉得要是那时候他不是睁开眼睛而是踹高杉一脚的话他的后半生会活得轻松的多。

坂田银时那晚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高杉晋助在星光映衬下的眉眼,碧绿的眼眸清澈通透,比当晚的星星还要闪亮。

简而言之就是亮瞎了坂田银时那双还没见过多少女人的眼睛,并且从此以后让他再找不出一个他觉得能超越那份美丽的人。

“没睡觉啦,这叫闭目养神懂不懂。”银时很快反应了过来,立马推开高杉的脸坐起来,暗暗地将那一瞬间的心思打包扔进心底。

……

“银酱?银酱?”

“啊,没事。”银时摇摇头,看向睡着的高杉,他还是完全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似乎坂田银时从那个时候到现在的一切烦恼都和他无关。

“神乐,昨天接了一个委托去找隔壁的小黑,今天一起去吧。”

“诶,银酱你为什么昨天不去?”

“那家伙跑那么快,一个人怎么可能抓到啊。”

……

第二天,23:00PM,完成委托的银时和神乐回到万事屋。

在和一条短腿狗赛跑了一天,丢尽了白夜叉之名的人一回来又倒在被子上就睡着了。

第三天,9:00AM,万事屋平凡的一天。

坂田银时极其平常地过着,就好像万事屋里没有多出一个人一样。

第三天,20:00PM,银时去外面带来一瓶酒。

神乐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剧,坂田银时悄悄地抱着高杉来到楼顶。

高杉被他放在屋顶上,他拿着两个杯子,象征性地到了一杯放在高杉手边。

喝酒时如此安静,让坂田银时也说不出话来,以前和这家伙一起喝酒就是这样,他们之间除去吵架和打架就只有沉默。

银时此时却很享受这样的氛围,毕竟他们已经两年连打架的机会都没有了。自从在战场上分离后,高杉迅速地走上了世界的对面,想要将世界和保护着他的坂田银时一起杀死。

银时觉得自己挺幼稚的,从以前就喜欢和高杉反着干,反对他一个人去看烟花,反对他抽烟,反对他孤军深入,反对他的信念。

活该单恋这么多年。

高杉晋助既高傲又顽固,从来不理会坂田银时的想法,所以经常一个人去看烟花,从十几岁就开始抽烟,一个人带着鬼兵队去偷袭天人的据点,一个人走到世界的对面。

坂田银时是要杀他,还是要保护他,都与他无关。

银时咽下有些苦涩的酒,拍拍自己的脸阻止自己像个少女一样在这里向读者诉苦水。他知道这家伙不会因为他改变,他高傲顽固的性子就像他身上的烟草味一样紧紧地缠着这个人,从没有消散过。

一瓶酒喝干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高杉晋助没有任何动静,楼下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秒针走过12的时候天空有烟花炸开,不过坂田银时没有看到,他正转了身准备下楼叫那个耳机上来接人,听到烟花的声音也没有回头。

绚烂却短暂的烟花闪耀在碧绿的眸子里。


**总督虽然没有戏份,但是绝对是银高没有错,题目指的是两个人。

评论(9)
热度(40)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