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你以为对方喜欢你其实对方可能不喜欢你这种事情要告白了才知道

**银高,在漫画没出现更严重的后果之前赶紧把这玩意儿放出来

**诶,大概是高杉向银时求婚的故事,ooc!,24K纯甜



“神乐,起来了哟神乐。”坂田银时一大早被楼下的嘈杂声吵醒,捂着宿醉的头来叫神乐起床。

“诶?不在?”壁橱里空余一床叠好的被子,没有那一人一狗。

想着自家女儿是不是又去哪里玩了,银时痛苦地抓抓头发,像天下每一个为女儿担心的笨蛋父亲一样急白了头发,啊不,他的头发本来就是白的。

银酱,

起床了阿鲁吗?有尿裤子阿鲁吗?你昨晚喝得太多了,今天早上也一副起不了的样子,所以就没有叫你阿鲁。早上爸爸来接我,叫我去怪兽星去打怪兽。想到现在日本已经和平了,不用担心银酱你被抓了阿鲁,于是我就和爸爸去了。

P.S.给你留了饭和鸡蛋,定春我也带走了,半个月左右就回来阿鲁。

可爱的歌舞伎町女王大人,神乐

于是,坂田银时久违的迎来了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光,昨天新八也刚刚和他告假和他姐姐回乡下探望去了。

偶尔这样也不错呢,坂田银时摸出自己藏了好久的钱,笑眯眯地准备去街上新开的那家柏青哥店去。

可惜,这个主角的设定就是在这种时候一定会输得只剩内裤。

坂田银时从没觉得人生这么黑暗过,输得只剩草莓胖次这种事情他不是没经历过,也习惯了,只穿着草莓胖次出来遇到同样输得只剩胖次的MADAO也不是没有过,可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输得只剩草莓胖次的时候遇到高杉晋助。

这,这种情况该怎么解释???

对面是自己的竹马,高杉倒不是不知道他穿的是草莓胖次,不过这还是自15岁之后第一次被看到吧?啊,虽然在战争时期他们都为彼此脱过衣服包过伤口,不过后来“分手”之后好像再没有什么亲密接触了,啊,虽然现在已经大政奉还,这家伙已经不是被通缉的恐怖分子,自从那一架之后这混蛋看起来也没有那些疯狂的念头了……

其实想了这么多坂田银时只是想遮住自己的草莓胖次啊,谁都好至少给他一条裤子啊!!

喂喂喂,真的没人吗?对面的矮子在笑了诶,肩膀都在抖了诶,边笑边向阿银走过来了啊!

“银时,你……”

“啊,混蛋你想说什么,我先说好啊,这个,不是什么输了啊,是,是,是阿银我看到两个可怜的老人于是……”

“把衣服给人家了?”

自觉编不下去的银时闭了嘴,不再看高杉。

“走吧,银时。”高杉示意他一眼就在前面带路,“我请你喝酒,啊,在那之前先去买衣服吧。”

买衣服的过程高杉好像兴致很高,各种款式在他身上比比划划,全都是银时平时看都不敢看的东西。

坂田银时一边在心里抱怨可恶的有钱人,一边觉得别扭,这场景,怎么看都很别扭吧喂混蛋!

高杉在店里挑了一个遍,最后还是找了一件和银时原来那件看起来差不多的,但是布料据说是哪个星球的高档货,总之是做成草莓胖次给坂田银时穿着都让他觉得扎屁股的那种价格的东西。

“果然还是这样比较顺眼。”高杉看着穿好衣服的银时,满意地点点头。

坂田银时一肚子的卧槽说不出口,看见那个人眯着笑意的右眼就只能闭嘴。

什么嘛,搞得像是他老婆一样。银时摸摸鼻子,跟着高杉走出去。

高杉带他来的果然不是银时平时去的那种街边酒家,而是一家颇有特色的酒店,侍酒的姑娘都颇有姿色,看见高杉进来熟练地将他们引进二楼的房间。

这家伙倒是和以前一样在女人中间很吃得开啊。

银时摸摸鼻子,有些不爽。

高杉请银时喝的酒一向都是上好的清酒,就是在攘夷时期,高杉宁愿忍住酒瘾,也从来不和银时辰马他们一起喝那些乡间粗制的酒,为这事倒没少被银时嘲笑。

不过能喝好酒的时候银时也不会犹豫,侍者倒好酒,银时就端起杯子一口倒进喉咙里,差点辣的他说不出话来。

他倒是忘了,高杉喜欢喝这种没有温过的冰冷的清酒,不过度数却都是不低的。看着是清清淡淡的,喝下去都是烧心烧肺似得令人刻骨。

所以说,为了不痛,还是不喝得好。

银时放下杯子,倒是喝起一边的茶来。

“不想喝?”

“不想喝,太辣。”

“送上门也不要?”

“就是送上门才不要的。如果是自己平时偶尔想喝,去买一瓶解解馋,辣一辣也算是痛快,要是收了送上门来的,就一辈子摆脱不了了,要痛一辈子,最后烧的骨灰都不剩。这种事情阿银还是算了吧。”

“哼哼,银时,你还真是没变呢。”以前也是这样,高杉将自己珍藏的好酒拿给银时喝,那混蛋从来只尝一口,然后伸着舌头说着“好辣好辣”就出去找水了。可是每次作战,白夜叉凯旋归来时又会带着一身血拿着一瓶从天人那里夺来的上好的酒到他身边磨磨蹭蹭,最后被看不下去的假发打晕拖走去包扎伤口。高杉就自己把酒珍藏起来,又等着下次没有战事时和银时一起喝,尽管知道那家伙就只会喝一口。

不过现在情况有些不同,他们已经好多年没有这样坐在一起喝过酒了。

高杉亲自端起酒盅给银时倒酒:“这样也不喝?”

“……”

银时到底还是拒绝不了,只好端起酒杯,不过再不像以前那样鲁莽,只一口口慢慢抿,像是在品尝,又像是在喝药一样。

高杉显得极为有耐心,自己喝完三杯左右银时才喝一杯,他于是每每看银时喝完就给他倒上,两人磨磨蹭蹭地还是将一瓶酒喝完了。

什么借口都没了,两人再没有躲避的理由。

高杉觉得自己有些醉了,否则为什么在此刻会这么恨眼前那个人,以前他们站在两端的时候,在那些一个人杀完人再没人给他擦血的夜晚他都没有这样恨过坂田银时。

银时倒是知道自己没醉,自己还是那个不想破坏他的生活的胆小鬼。如果喝醉了,是不是就能够什么都不管地抱住眼前这个人了?可惜他的手臂重得抬不起分毫。

“高杉啊,你中二期也结束了,带着满身的伤找个地方养老去吧,在私塾边上也好,在老师葬的地方也好,把这些孽缘都放下,好好享受一下这个新世界吧。”

“新世界?呵呵,银时,你还真是天真呢。你以为现在的这个国家就没有任何问题了?你以为在现在这美丽的外表下面一点污秽都没有了?不,只怕比以前还多吧。”

“那你想干什么?再毁一次?”

“再?我可一次都没成功过啊。”就拜眼前这人所赐。“只是这个世界跟老师,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是好是坏都无所谓而已。”

“那你干嘛还不离开?”银时一如既往地挖着鼻孔。

“因为还有人欠我债啊。”高杉站起身来,走到银时面前,将上身的和服褪下。

“喂喂,高杉君,我知道你现在有暴露癖,不过也不是这么暴露的吧,快点把衣服穿好哦,不然阿银的鼻血会喷你一脸哦。”

和服下露出的并不是高杉的身体,而是一圈圈白色的绷带,这是几周前决战的证明,高杉前几天才醒过来,才下定决心要来讨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

高杉拉着坂田银时的手趁他没反应过来用力捏上自己的胸腹,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就这么裂开,染红了白色的绷带。

“高杉!你干什么?”

“痛的不止你这个混蛋,要是每天都要看到你这张蠢脸,我的伤口,我的眼睛都会没日没夜的痛!这是你欠我的,坂田银时,你欠我的。”

坂田银时愣愣地看着他,感觉好久没见过如此歇斯底里的高杉了。话说这家伙这话什么意思,就是知道他会痛所以银时才这么选择的,两个人好好的被岁月抹平伤口不好吗?为什么偏偏要在一起互相撕咬伤口?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彼此也放过自己?现在相爱相杀的CP已经不如相忘于江湖的了,明明知道只会给自己、给对方造成痛苦,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放不了手?

坂田银时紧紧抱着高杉晋助,感觉身体痛的难受,自己使劲压着这家伙的伤口,也很痛吧。

“放手啊混蛋!你知道我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决定再不去喝那一口酒的吗?”

“但是你还是把我那一瓶喝了,银时,你又多欠了我了。”

“明明那瓶酒四分之三都是你自己喝的吧混蛋。”

“我知道,因为银时你欠我太多了,我大方地自己承受四分之三,不过即使是剩下的四分之一感觉你那条贱命也是还不起的,剩下的我也不要多了,就用你的下半辈子来还吧,完了我们就两清。”

“高利贷啊混蛋!银时我的命还长着呢。”

银时紧紧抱着高杉,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事情,比如他余下的生命都不再是自己的了,比如他就要被有钱人包养了,比如他该怎么向家里的两个小家伙解释招牌要换了,比如……

他们在一起了。


评论(5)
热度(41)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