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高杉晋助的幸福理论

**总督0810生日快乐!暗戳戳地来放总督生贺,看了其他大大的生贺简直觉得不忍直视,写的各种乱,慎入

**表达一下一个银厨眼里的高杉,高杉其人以及他的武士道,微银高


高杉晋助出现在这个小山村里,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这里似乎是一个私塾,正是上课的时间,私塾小小的,坐着十几个学生,穿的都是下等武士的粗布衣服,前面站着的老师微笑着用温暖的口气念着书,下面的孩子的书桌上放着一样的书,有些翻开了,有些在画画,有些连书都没有翻开,整个教室似乎没人在听讲,但是也没人离开。

这里是哪里呢?为什么我在这里?

高杉晋助站在教室门口,不管是孩子还是老师都没有看到他,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也在自己的世界里。

教室里一个梳着马尾的孩子被一团纸团打中了脑袋,在一边看着的高杉很清楚这个纸团是谁扔的。坐在教室最后,抱着一把剑的孩子。一看就不是认真学习的孩子,在被窗外飘来的花瓣打扰了睡眠之后,就在书上随意扯下一小片纸,然后写了些什么用力扔到了坐在前面的梳马尾的孩子头上。

这孩子的力气还真是大呢。高杉这么想着,看到梳马尾的孩子拆开纸团略微思考之后,写了一些字,然后团起来扔回去。

可惜梳马尾的孩子的力气并不足以支持这个纸团飞到教室最后去,而是打在了另一个黑发孩子的头上。

一直看着老师,停留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黑发孩子被这么一打扰,头上冒出十字,擅自将纸团拆开,看完之后似乎更加生气,随意地写了两笔,然后裹上一颗石头扔到后面,正中那个白发孩子的额头。

原本的传递纸条游戏迅速演变成了以两人为中心的大混战,但是站在上面的老师仍然是一副微笑的样子,没有阻止他们玩闹的意思。

高杉觉得无聊,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看一场普通的小孩子打架呢,这明明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经常发生的事情?

高杉的记忆里明明没有过这种记忆。

他不认识这几个孩子,也不认识那个老师,可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高杉走出教室,来到外面的樱花树下。

树上有一个白发孩子和一个黑发孩子正在你推我揉地打架,梳马尾的孩子在下面一边吃着饭团一边叫他们下来。

高杉来到一片田野旁。

温柔的老师在前面微笑,白发和黑发的孩子在赛跑,后面追着一个梳马尾的孩子。

高杉来到一条小河旁。

梳马尾的孩子正在用一个宇宙怪物一样的东西钓鱼,另外两个孩子在互相泼着水。

高杉来到小路旁。

三个孩子举着银杏叶向他跑过来,在他愣着想应该躲避时,三个孩子笑着从他身体里跑过去。

原来他们才是真实,自己才是虚幻。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他一直走在一条路上,从没转过弯,从没走上过别的路,所以从来没有走错过,所以也不知道该如何走到正确的路上去。

“这样就可以了,烦恼着迷茫着,你就成为你自己想成为的武士就好了。”

所以不用去忘记这一切,不用想着让一个全新的高杉晋助来重新开始。

我的面前只有一条路,我从没有走错过,也从没有改变过。

只是,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在一条路上。

所以即使忘记一切重新开始也是没用的,他从没有忘记过那个人说的话,他一直走在自己眼前唯一的那条路上。

高杉眼前的幻境崩塌,消失,他陷入一片黑暗,和这么多年一样,他的眼前只有唯一的道路。

“从以前到现在,我们都没变,为了成为各自心目中的武士与自己作战至今。我不能承认这家伙的武士……这家伙的做法,即使要拔刀相向也要阻止他。”

高杉向前走,听到了谁的声音。

他倔强地向前走,身边有人倒下也好,自己留着血也好,只有一条道路的话就这么走下去吧。

“但是在这世上比谁都要清楚这家伙的心情的人,也是我。我们在这世界上最憎恨的东西是一样的。”

只要在路上一直走就好了,总有一天会走到尽头。

“要杀他和要保护他的人,都是我。”

不管走出头会看到什么,总会有人来给自己一个了断。

高杉晋助什么都不用考虑,就这样一直走一生就行了。


评论(1)
热度(24)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