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夏日祭·S/E/X

**银高,作者脑子不清楚下的产物,傻白甜,无逻辑

**群作业,主题是夏日&S/E/X


“嘿嘿,这下可以暂时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是啊,太好了阿鲁。银酱,今晚还早,我和大姐头约好了继续去玩的。”

“啊,银桑我也是,高仔说在那一头看到阿通小姐了,我要快点赶过去呢。”

“去吧去吧,今晚骗了,啊不,挣了这么多足够了。不过零食每人只能买三百元哦。”

万事屋的桌子下面传来三人鬼鬼祟祟的声音,依靠坂田银时“高超”的赚钱手段,三人今晚坑到了不少因为阿妙的美貌来万事屋摊子玩的冤大头。趁着祭典还有一会儿时间,神乐和新八迫不及待地跑去玩了,剩下老板一个人躲在摊子下面开心地数着钱。

“喂,这里,什么都能玩吗?”

“啊,不好意思啊,这位客人,本店已经……”

坂田银时手上的钱掉落在地上,他一脸见到世界末日的表情,连钱都来不及蹲下捡。

“怎么,是你啊。”

“什么叫怎么啊,你为什么在这里啊?怎么,难不成是来玩的?不知道老板是我,真的是来玩的?你一个通缉犯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坂田银时面前站着的是罪大恶极的通缉犯、恐怖分子,虽然很喜欢祭典但是却总喜欢毁了祭典的家伙——冷血硬派,高杉君!

啊,不是,是攘夷志士,高杉晋助君。

高杉姑且还有点通缉犯的自觉,戴着一个斗笠,不过却换上了一身与祭典相衬的艳红的和服,手里一如既往地拿着烟杆。不过在今晚到处都穿着艳丽和服的女孩子中倒不是特别显眼,不过却完全戳中了某个卷毛的死穴。

银时转过头悄悄咬了咬手指。

“怎么?祭典不就是用来玩的吗?”

“呀,话虽然这么说。刚才还有一只真选组的小强在哦,被发现了就糟糕了哦。”

“那个小强不是被你坑死了吗?”

“……”在心里嘟啷着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不过微妙地有些开心的银时看了眼前似乎挺有兴致的人,蹲下身把钱捡起来装好,然后把桌子推进巷子里,把旗杆也取掉。

“走吧。”

“干嘛?”

“祭典是用来玩的嘛,对吧?”

————————————————————————————

“高杉,你喜欢什么面具?鲁鲁修的?夜神月的?”

“为什么都是中二角色?哪个都不喜欢。”

“别这么说嘛。这个狐狸的怎么样?跟你今晚打扮很相衬哦。大叔,这个多少钱?”

“1000元。”

“太贵了吧大叔。三百元怎样?三百元就行了吧?”

银时取下高杉的斗笠,趁他没反应过来给他戴上面具,拉着他在身后大叔的咒骂声中往前走。

—————————————————————————————

“高杉,喜欢哪条金鱼?啊,那个花花绿绿的和你比较像呢。”

“哪条都不喜欢。都说了不喜欢了,混蛋你能不追着那条鱼吗?你要浪费多少才能抓起来?”

“可恶,区区一个高杉。”

“杀了你哦。”

是在看不下去的高杉蹲下来,从银时身边拿过一个小网,顺着池边一捞。

“高杉你好厉害啊,对自己都这么不留情。”

“再这么叫那条鱼真的杀了你哦。”

———————————————————————————

“高杉,章鱼烧吃吗?”

“不需要。”

“你就是不喜欢吃东西才长不高哦,偶尔也需要尝尝这些庶民食物啦。”

银时伸手把高杉的面具拨到一边,把东西送到他嘴边。

高杉咬了一口,这玩意儿和他记忆中的味道一样,他又不是真没吃过,恩,不过上次吃好像也是身边这个人喂的

————————————正片——————————————

“好像差不多了啊,高杉,还想玩什么?先说好啊,今晚没有烟花,你摆出那样的表情也是没用的,阿银做不到。”

“哪有什么表情。恩,那就,那个吧。”高杉指指不远处那个写着“射的”的牌子。

“诶?真的?真的想玩那个?真是拿你没办法呢,那走这边。”

“银时,这是去哪儿?”

“恩?不是你想玩吗?”

“我是说玩那个射击游戏,为什么把我往这种地方带?”

银时带着高杉走到祭典的小巷深处:“啊,难道不是说那种射♂的游戏?”

“什么没品的黄段子。”

“管他的。来玩游戏吧。”银时把高杉按在墙上,低下头去。

安静的巷子里只剩下两人唇齿交接的声音和衣料摩擦的声音。

“射到的东西给我吗?”

“哼,先射到试试吧。”

 

“呜。”

银时把高杉压在墙上,高杉衣衫半褪,露出白皙的肩膀,衬着他今天的红色和服显得格外妖艳,银时在上面狠狠咬了几口才往下去。
“这件和服,什么时候买的?”
“呜……前,前几天。”
“真漂亮。”
银时把高杉的腿抬到自己手上,抽出手指。
“糟糕啦,要是弄脏了就不好了。”
“没,没什么关系。”
“那样的话大少爷你以后都不会再穿了吧,那太可惜了,来。”
银时把自己披着的红色羽织脱下来遮住高杉的下体,然后抬起他的腿狠狠侵入。
“啊,银,银时。”
“继续……叫我的名字,高杉!”
“嗯,银,银时。”
去的时候高杉抱着银时的头,感觉有烟花绽放。
两人保持姿势喘了一会儿,银时扶着腿软的高杉,用他的羽织把高杉和自己身上的东西擦擦干净,然后又给高杉好好把和服穿上,可惜还是在两人激烈的蹭动中变得有些皱了。
银时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高杉一眼,发现他好像没露出什么生气的表情。
银时悄悄松了一口气,却听到高杉的声音:“刚才路过了一家店,那件和服我很喜欢。”
高杉冲银时笑笑:“银时,你今晚骗到了不少钱吧?

“诶,那可是阿银我交房租的钱诶。奖品都不给我却要我掏钱,高杉你是魔王吗?”

“不愿意就算了。”

“愿意愿意。”银时笑笑捡起地上自己的羽织,各种杂乱,不过也不能乱丢啊,毕竟上面还写着万事屋的名字。银时将羽织勉强叠好,一只手拿着,另一只手牵着高杉向祭典另一头走去。


评论(9)
热度(47)
  1. 复婚者联盟阿部 转载了此文字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