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牢·锁

**赶不上明天只能今晚发了,银时生贺,银时中心

**感谢能遇到你,生日快乐

“哈,哈。”

“切,什么白夜叉,还不是一样成了阶下囚。听说还是为了救一个小女孩?真是笨蛋呢。但是嘴巴倒是够牢的,这样了也不肯说出高杉他们在哪儿,真是浪费时间,呸。”

一声闷响,坂田银时被两个牢差扔进牢里,全身都在叫嚣着疼痛,他好不容易翻了个身,仰头看着这个牢房。

他来到这里不过短短几天,身上就不知增加了多少伤,每次完了都要好久才能坐起来。这种东西,果然比在战场上更残酷呢。坂田银时无声地笑了,啊,如果被假发知道了,一定会狠狠骂他吧,高杉一定会给他两脚再拖着他去医生那里。

哈哈,怎么可能。坂田银时很想笑,可是嘴角很痛。

就这么再过几天,这些家伙发现挖不出东西来,就会处刑了吧。

突然想吃金平糖了。

“据说是那个池田夜右卫门来行刑呢。”

“哈,这还真是配得上白夜叉的死神呢。”

死神啊,坂田银时坐在牢里,那个大叔吗?确实,有着一双死神的眼睛呢。

真正的死神,用自己的手惩罚罪恶,让罪人以人的身份归去,真是出色的死神呢。

但是,不是人的话该怎么办,死了之后,也能洗清罪恶吗?

“大哥哥,你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是做了什么坏事吗?”

“是呀……做了很多会让你吓得尿裤子的坏事。”

安乐地去天国吗?

这真是意外的奖赏呢,作为鬼,还能安乐地去天国吗?

可是,已经和别人约好了啊,那就不能违约啊。

没办法去见老师了啊。

这么想的话,倒是符合他的死法啊。

“听说有吃尸体的鬼才来看看,就是你吗?真是可爱的鬼呢。”

这是梦。

坂田银时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松阳的背很温暖,那天的夕阳很温暖,他们一起走过的路都很温暖。

和松阳最后的笑容一样,有着同样温暖的温度。

坂田银时从梦里清醒过来,听到狱卒议论马上就是他们的处刑日。

他想逃出去,可是全身都是伤,连站起来都很费力。

但是还和别人有约定,和老师的约定还在,假发和高杉的情况还不知道。

他还,想活下去。

“结下罪恶之人的结果就是变成鬼,能让人回归为人的,不是斩下人头的鬼,也不是剥夺人灵魂的死神,能斩杀人的罪恶,拯救其灵魂的……只有人。”

“鬼,没有斩杀鬼的资格。”

坂田银时拖着伤重的身体从黑暗的牢房中走出来。

身体很重,全身的器官都在叫嚣着,肚子在悲鸣。

前面是,一片墓地。

坂田银时扶着墙慢慢走过去。

他是会死在那里,还是会遇见别的什么人呢?


评论
热度(7)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