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号银高

【情人节贺文】旅程

**银高,现paro,已离婚设定

**与银魂无关的人名和地名皆为编造,有参考一些游记资料。

1

高杉虽然早知道这次这个客户的老家在一个小城镇,却没想到这么偏远,从火车站出来直往汽车站去,坐了几个小时的大巴车,到了之后,万齐和那边联系,说是还要坐两个小时的中巴车,到小川下。

高杉是去旅游的,他是个律师,这次为一个小山村辩护了一场土地侵占案,淳朴的村里人请他到那里去游玩,那里最近因为生长了一种很特别的花卉而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景区,但是开发才两年左右,建设还没做好,反而为开发的问题闹了一起大官司。

要是放在以前,高杉是不屑于去这种地方游玩的,帮村里人也不是有什么帮助弱小的高尚情操,只是因为村里人比那个开发商先找到他而已。

不过他最近心情有些烦闷,觉得偶尔来这种地方散散心也不错,于是就带着万齐和又子来了,留着武市管理事务所。

2

高杉这会儿有点后悔了,这种小型中巴车外表沾着泥,内里弥漫着一种难闻的气息,空间狭小,乘客都挤挤攘攘的,有一家人聊着的,也有不认识的人打招呼的。

万齐提着行李走前面开路,捏着车票找到座位。他们三个人买的票号虽然是连着的,但是这种车都是一排两个座位,万齐把行李放上去,让高杉过来和又子坐一排,他一个人坐后面一排的一个位置。

又子很高兴,可是高杉看了看那两个座位下不知什么颜色的污渍,又看了看万齐那个位子。

“我坐后面。”高杉示意万齐出来,万齐只好照办,对着一脸失望的又子耸耸肩。

3

高杉旁边的位子还是空着的,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他准备把自己和万齐的行李调换一下位置,于是稍稍踮起脚,伸出手调换行李。

这时,过路的一个乘客不小心撞了高杉一下,高杉手抖了一下,行李脱了手就往下掉。

“小心点啊,小哥。”

懒懒的声线在高杉耳边回荡,一只手帮他托住了行李,然后用力将行李塞进去。

高杉有些发愣地转过头去。

4

一个人要是在一个没想到的地方遇到意外的人会是什么反应?

若是他乡遇故知,自然会十分高兴。

若是狭路遇仇敌,那肯定是要闹起来的。

要是……遇到自己前夫(妻)怎么办?

这种概率比你在做不会的选择题时选对答案的概率还要小的小概率事件一般被认为是不会发生的。

高杉和银时一时之间竟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直到后面有人过路让他们让路才反应过来。

两个人沉默着坐到座位上。

果然是一排啊。

两个人都在心里骂着命运这狗血的展开。

5

银时坐好以后,玩够了的神乐和追着的新八也终于到了,就坐在银时他们后面一排。

银时三人是接到委托到村子里来采花的,有个艺术家什么的在看到广告之后产生了灵感,要使用到这个地方特产的这种花卉,但他自己是个不爱出门的家里蹲,便付了钱拜托银时他们去做。

银时他们抱着公费旅游的心态高高兴兴地出发,却没想到这么快就遭报应了。

6

车子终于开动了,道路不算太差,但是也不算太好,车子就在一阵阵颠簸中慢慢前进。

银时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高杉,高杉闭着眼睛在睡觉,不过银时知道他大概是没有睡着的,只是因为晕车而已。

为什么还知道得这么清楚呢,明明已经分开十年了。

7

其实说十年也不尽然,五年前他们两也匆匆见过一面,这些年来银时自己也有意无意地留意着他的消息,就比如前面坐着的万齐和又子他也都认出来了。

可是还是觉得陌生,让人心痛的那种陌生。

按说他们俩也不是单纯的爱人关系,即使丢掉那个关系,至少也可能回到小时候那种损友关系吧,可惜两个人分开之后都不这么觉得,于是就逐渐不见面了,逐渐忘记了。

但是如果高杉肯和他搭话,他还是会很高兴的。

银时这么想着。

8

高杉确实有点晕车。

这些年他的日子过的越来越好,几乎没坐过这种小型的中巴车了,颠簸的路和车里的味道都让他有点不舒服。

他晕车这毛病从小就有,小时候松阳会给他备着晕车药,松阳死后银时给他备着,和银时分开后……

他微微睁开眼瞥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银时,银时看着天花板在发呆。

于是他伸伸腿,踢了踢坐在前面的万齐的位子,让他把晕车药给他。

银时坐在旁边一动不动,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将手里捏的汗湿的药扔到了座位旁的垃圾桶里。

9

车子走了大概半个多小时了,乘客们从开始的嘈杂逐渐安静下来,不少人都开始偏着头准备睡一会儿。后排吵闹的神乐和新八也逐渐安静下来。

银时回头看了看,两个孩子靠在一起已经是半睡半醒的状态了。

银时回过头,看了一眼依旧闭着眼睛、把头斜靠在玻璃上的高杉,自己也闭上眼睛。

10

大概是因为意外地遇到了高杉,银时久违地想起往事来,也许是回忆,也许是梦境。

他想到小时候的他们,还有假发,他们一起在孤儿院长大,有松阳老师在,有彼此几个朋友在,他们都觉得人生很圆满。

可惜一场车祸里,松阳将他们三个护在身下,丢了性命,那狭窄的生存空间里,高杉把银时的脑袋按下去,自己却被飞溅的玻璃渣刺瞎了左眼。

后来他们得了一大笔赔偿款,高杉终于有钱去上大学了,读他喜欢的法律专业,银时不读书,一边打工一边陪在高杉身边。

高杉考上研究生的时候,他们就结婚了。

银时那时候以为,他可以守着高杉一辈子。

其实早在初中、高中的时候,两个人本就已经生出了对彼此的一些不一样的情愫,那是每个人这一生里最单纯的爱恋。

不过一旦爱情里面掺杂了情义,掺杂了恩和债,就变得复杂起来。

有时候就会复杂到让相爱的人怀疑这还是不是爱情。

可是世界上又哪有绝对纯粹的爱情呢?

11

“有纸吗?”

高杉的声音打断了银时的思绪,银时睁开眼,回过头,看见高杉皱着眉头一脸不舒服。

好像有点严重啊……

银时连忙递了一包纸过去,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递过去。

“口香糖,要吗?”

“谢谢。”

高杉取出口香糖在嘴里嚼,觉得好了一点。

银时又起来去问司机要了一个塑料口袋来递给高杉。

高杉默默地接过去,没再说什么了。

12

车子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已经进了山道,凹凸不平的路把车子弄得一阵阵颠簸,山路弯大而且坡度高,一边是峭壁,另一边是悬崖,在这样的山路上形行驶,总让人觉得有几分孤寂。

车子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把不少乘客都弄醒了。

晕车的人最怕车子刹车,高杉拍抚着胸口,就快忍不住了。他伸着手去摸那根口袋,却总是摸不到。

结果吐出来的时候还是好好吐在了口袋里。

13

万齐听到后面传来的声音,连忙站起来查看,这才看到银时居然也在车上,就坐在高杉旁边,给他牵着口袋。

“恩……晋助大人怎么了吗?”又子这才慢慢醒过来。

“没事,你继续睡吧。”万齐重新坐下来。

14

“来,你自己拿着一下,我给你拿纸。”

高杉自己捏住口袋的两边,又有些难受地干呕了几下,立马有一只手在他背上拍着,等确定他已经好了之后,用另一只手拿着一张纸给他擦干净嘴。

银时又从高杉手上接过口袋,把它系紧,走了两步扔到后面的垃圾桶里去。

回来看到高杉又斜靠在玻璃窗上,虽然看起来还是不舒服的样子,不过眉头已经稍稍舒展了一些。

他坐下来,又把兜里最后一片口香糖递给他。

15

“今天坐车的时间太长了。”

高杉嚼着口香糖,小声说了一句。

银时悄悄笑了笑,没敢笑出声,否则高杉肯定会和他吵起来的。

车子这会儿倒退了起来,银时站着没注意,一下被晃得连忙抓住了座位的扶手。

慌乱中抓得是高杉那边的,刚刚好把高杉圈在座位上。

高杉抬头望着他,银时愣了一下,连忙坐回自己位置去。

16

车子急刹车是因为前面来了一辆货车,这个山道的宽度不定,有的地方宽,但是现在这一段就很窄,只容许一辆车行驶。两个司机商量了一下,又到两边看了看路,决定由客车往后退一段,停到后面比较宽的一段杂草地去,货车先过去了客车再继续行驶。

司机上车来给乘客通知了一下,这种事情在这条路上经常发生,司机也是熟手,乘客们也不觉得有什么,都好好坐回座位上。

汽车慢慢后退。

17

客车安全地倒退到道路靠里面的一块杂草地里,确认可以之后,货车慢慢开过去。

高杉就靠在窗边看着货车几乎擦着客车开过去。

有惊无险,司机慢慢启动客车,准备继续往前开。

后面突然传来巨大的摩擦声,然后有沉闷的倒塌的声音。

乘客们连忙站起来,看见那个货车冒着烟,翻在路边。

司机已经开了车门,跑到货车旁边。

货车似乎是在这个弯道打了滑,结果就这么翻了过来,还好没有完全掉下去,还有一半都在路面上。

乘客们都下了车,报警的报警,找医生的找医生。

银时、高杉随着司机等几个男人跑到货车的前面,银时率先爬上去,透过玻璃看到里面有一男一女,男的应该是坐在驾驶位的,这会儿和那个女人摔在了一起,不过看样子两人都还是活着的。

银时捏住门把手,想把门打开,好把人拉出来。

神乐他们也跑过来,本来打算直接将大货车往路面上拖一点,不过被银时阻止了。

那个女人的腿被卡住了,这个货车也保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点上,神乐妄动的话也许反而会伤到里面的人。

路边有一些石头被压碎,滚下了山崖。

高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银时脚下的货车有点摇晃,他握紧了拳头。

银时阻止了别的人上来,让他们给自己拿了一些工具,尽量谨慎地弄开了车门。他握住那个司机的手,将他拉了出来。

男人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他被几个人接到地面后就朝银时跪下来:“求求你,救救我老婆,她的腿被卡在里面了!求求你!”

银时探进去查看,那个女人的腿被卡在座椅和下面那个被压扁的门之间,已经有不少的血流出来了。不过副驾驶的位置比驾驶座宽,那个女人的身体是可以自由活动的,只要能把腿弄出来就行。

可是要怎么取出来?只能把座椅翘了整个取下来才行。但是这太费时了,货车尾还燃着烟,谁也不能担保现在就是安全的,要是再发生爆炸的话就都完了。

大货车的司机还在一边磕头,高杉过去踹他几脚,骂了几句,让他滚过去帮忙。

客车的司机让所有老弱妇孺都上车,这里随时有爆炸的危险,他要先把她们拉到足够远的距离去。

神乐、新八和又子坚决不上车,被高杉一个个全扔了上去。

现场就剩下高杉、万齐等几个男壮年。

警车、救护车、消防车最快都还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这里。

客车司机临走前把车子里能用的工具都留下了,有锤子和锯子什么的。

高杉把锤子递给上面的银时,银时试着敲了敲座椅,引来一阵阵的痛呼。

他已经尽可能地把一些障碍物都拆掉扔出去了,银时已经能看到她被压住的腿。

18

“晋助,糟糕了!”

万齐绕着车子查看了一下,在后面,他闻到了一阵阵不详的味道。

那是汽油的味道。

“太危险了,爆炸的可能性太大了,晋助,你还是先离开吧。”

高杉看了一眼上面累地满头大汗的银时。

“不用。”

有几个人咬咬牙,离开了现场,往道路前方跑了

高杉不但没走,反而爬了上去。

“你干嘛?快下去!”

“要爆炸了,下去。”高杉拉住他的手就往下扯。

“高杉你先走,这里马上……就好了。”座椅已经被银时弄得松动了。

“马上是多久,要是爆炸了怎么办!”高杉愤怒地捏住他的衣领。

“不会的,你先下去。”

高杉气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于是干脆帮着银时一起弄那个座椅。

“高杉你干嘛?快下去!”

“你不下去就别想老子下去,你的命是我的!怎么能……丢在这种地方。”

19

银时一向拗不过高杉的,并且有了高杉的帮忙,他这里也快了许多。

被压住的女人忍着痛,配合着银时他们一点点把腿往外移。

终于在银时和高杉一起发力几次后,忍着剧痛把腿扯了出来,银时连忙拉住她的手,高杉提着她的肩膀,一起把她从里面弄出来。

下面的几个人连忙接住她。

高杉回过头一把把银时拉过来,示意他赶快下去。

银时安抚地拍拍高杉的手背,乖乖准备下去。

高杉这才送了一口气似的站起来。

异变突然就发生了。

高杉掉下去的时候只来得及看见银时抓他的指尖,听见银时凄厉的喊叫声。

20

高杉恍惚地看到了许多自己。

刚刚到孤儿院的自己。

和银时、假发、松阳老师照相的自己。

松阳老师死了的时候的自己。

被银时抱在怀里的自己。

和银时分开时的自己。

高杉想起来这大概就是老人们说过的走马灯。

到死的时候,原来是这么平静的。

高杉想过自己的死法。

也许是他找银时打一架,然后找个地方住下来,一辈子都不用再思念银时,然后孤独终老。

也许是哪一天他忍受不了了,就去找银时要回属于他的命,然后自己也就这么了结了。

也许什么都不会发生,他们就这样一辈子不会再次相遇,思念到终老。

21

他们为什么走到这种地步呢?

夫妻结婚或者为了爱,或者为了生活;而离婚则或者因为不爱,或者以为不爱。

离婚是高杉提出的,银时想了一天,答应了。

然后高杉才发现最痛的是自己。

银时是爱他的,高杉知道。这点爱也许足够撑到他们头发苍白了,但是高杉不要,他自认是个值得别人爱的人,也是缺爱的人,他想要银时十二分的爱,银时给他十二分,可高杉觉得那里面只有两分爱,还有十分是恩,是债。

所以他不要了,连同他珍惜得不得了的那两分爱一起不要了。

22

老人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高杉觉得自己大概也能够在这时候正视自己的内心。

就算重新来一次他大概会做出一样的选择,高杉晋助不是会后悔的人。

但是他在这最后一刻,终于愿意承认自己的思念。

23

高杉是被一阵鸟叫声吵醒的。

他睁开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着头顶的树枝,阳光透过缝隙照射到他唯一一只眼睛里。

他的大脑慢慢运转起来。自己还没死,也许是有什么缓冲,也许是被人救了。

他稍稍动了动身体,发现腿很痛,大约是摔断了。上身没有多疼,应该没受什么重伤。

他慢慢坐起身,先注意到了自己披着的衣服。

是银时的衣服!

“银时……银时!”他捏着衣服四处看看,没发现人影。

当时不是只有他掉下来了吗?啊,不过确实对于银时那个笨蛋来说很有可能会跟着跳下来,就算不是他,那个笨蛋也可能这么做的。

但是,把衣服给他盖着,腿上的伤也用树枝和布料绑好了,也就是说……

银时应该是平安无事的。

高杉安了安心。

24

银时在前面一点的地方找果子。

可惜这里几乎只有一些很小的野果,还不够银时塞牙缝。

银时摸了摸兜,就剩下他随身携带的一大块巧克力了。

不知道警察先生他们什么时候能找到他们啊。

银时估计高杉也快醒了,就用一片大树叶包住可以吃的那些野果,又用另一片叶子装了一些水往回走。

银时看到高杉的那一霎那,他觉得高杉似乎松了一口气。

他把果子和水递给高杉。

高杉尝了尝,皱皱眉头,不过还是吃了。

“银时,你……”

“我当然是吃过了才回来的,你快吃吧,早点恢复体力,阿银可不想一直带着一个累赘。”

“谁是累赘还不知道呢死天然卷。”高杉瞪了银时一眼。

“还有这个,补充糖分,不过我们两个每人一次只能吃一小块。快感谢阿银随身携带糖分的习惯吧。”

银时把一小块巧克力塞进高杉嘴里。

高杉吃完,又喝了几口水,觉得好多了。

“你已经吃了?”

“当然啦,阿银怎么舍得我的糖分,早就忍不住先吃了。”

25

银时和高杉似乎暂时回到了少年时的状态,两个人默契地不提起十年前的那段婚姻。

毕竟现在还是活命最重要。

有两种方法,一是银时背着高杉沿着河流走,主动寻找人烟;二是待在原地等救援。

两人都不是喜欢坐以待毙的人,决定采取主动。

高杉的脚被树枝拉了很大一道口子,在银时拉住他后又在石头上砸了一下,短时间内是动不了了,只能靠银时背着走。

“被一个伤残人员拖后腿的感觉如何啊?”

“那你不得不依靠我的帮助活下去的感觉如何啊?”

……

……

“糟透了。”

26

银时背着高杉走到中午时分,将他放在树荫下,自己去找了一些果子和水给高杉。

当然也没忘记那一小块巧克力。

银时还是说他已经先吃过了,高杉见他嘴边还有一些汁液,也就安心地吃了。

两人一路走一路歇,到天快黑时,银时找好吃的给了高杉,又利用石头和叶子搭了个简易的床,银时和高杉躺在上面凑合睡了。

27

山里的夜晚很冷,高杉身上盖着银时的外套,银时就穿着一件衬衫。

高杉悄悄往银时那边挪了挪。

28

夜深人静的时候是适合思考爱情和人生的时候。

银时感觉得到高杉在往他身边靠。

要是以前,他早就毫不犹豫地把高杉抱进怀里了。

多久以前呢?十年以前了。

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的一段时间。

十年足够银时重新认识很多人,和很多人成为朋友,并且逐渐忘却一些伤痛。

银时觉得十年挺长的,他都快以为自己能忘记了。

他已经不经常想起高杉了,不总是做噩梦了,他开始梦到那些可以温暖他的人。

他遇到了许多更值得他付出爱的人。

连他自己都以为,坂田银时已经不爱高杉晋助了。

可惜,要是不爱,他怎么又会不忍心他一个人死呢。

坂田银时是高杉掉下去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的,万齐也想跳,可是那时候都看不见高杉了,跳下去徒增伤亡而已,不如赶快联系救援更好。

银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还是跳下去了。

高杉曾经说过银时的命是他的,那他的命也该是银时的,坂田银时怎么舍得让他一个人丢了命。

所有的爱,都会慢慢变淡,有的会消失,然后被取代;还有的会永远留下火种,就算是奄奄一息了,还是能将人灼痛。

银时跳下来和高杉挂在同一棵树上,不如说是他连累那棵树断掉,还害得高杉腿砸在石头上,不过这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29

第二天,银时背着高杉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村子。

迅速有人来帮忙了,村里人把他们背回去,帮他们联系人,万齐和神乐他们很快就带着救护车赶到了。

30

高杉和银时住在一个病房里,银时晕过去了,是低血糖。

高杉捏着手里的袋子,这种巧克力一大块有六个小块,他吃了四块,袋子里还有两块。

高杉摩挲着袋子,觉得有些气愤。

如果所有给我的,都是爱,为什么非要表现得那是不值一提的东西,非要让人觉得你有所保留呢?

高杉没有问出口,银时也暂时没法回答他。

大约是,那个笨蛋只会这种爱人的方法。

31

银时再低血糖也低不到哪里去,休息一晚上就又生龙活虎了。

反倒是高杉,因为腿伤还得住院一段时间。

银时走的时候神乐和新八还有很多人都来接他,高杉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

“银时。”高杉叫住了他。

“真是遗憾,明明是去游玩,却遇到这么多倒霉事。花也没看到。”

“我可是去工作的,这下连工作也搞砸了。”

“那……下次再一起吧。”

“……好。”

32

人生是一段奇妙的旅程,该遇到的人、不该遇到的人都有可能相遇。相爱的人会在一起,相爱的人会分开,相爱的人也会再次相爱。

END

评论(13)
热度(58)

© 阿部 | Powered by LOFTER